首页 >> 世界史 >> 大家访谈
翻译历史,我不追求个人风格
2016年09月19日 10:07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何晶 字号

内容摘要:80后译者陆大鹏,南京大学英美文学硕士,目前在出版社从事版权工作,业余从事英文、德文翻译。

关键词:个人风格;历史普及读物;拉什迪;历史读物;译者

作者简介:

  80后译者陆大鹏,南京大学英美文学硕士,目前在出版社从事版权工作,业余从事英文、德文翻译。2014年6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推出的“甲骨文系列丛书”中,陆大鹏翻译的《1453:君士坦丁堡之战》、《海洋帝国》、《阿拉伯的劳伦斯》赢来诸多好评,业界惊叹他的译作又快又好,普通读者也从此渐渐熟悉这位青年译者。

  最近,他又推出了最新译作《伊莎贝拉:武士女王》、《奥古斯都:从革命者到皇帝》,羊城晚报记者也借此对其进行了专访。

  A“非常好玩”,

  偶然开始翻译历史读物

  陆大鹏最感兴趣的其实是文学,念的是英美文学专业,开始翻译只是想提高英文水平,自己译了不少爱默生、梭罗的作品。“翻译是很好的学习外文的方式,可以锻炼自己的中文表达能力,也是检验自己水平的法宝。”他第一次靠翻译获得报酬是在大三,“因为对纳粹德国历史感兴趣,我从初中开始读一本叫《闪电战》的杂志,后来我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了杂志社,开始给他们做翻译。现在回头看,给我的帮助很大。翻译有点像竞技体育,需要维持训练频率和熟练度,如果搁置一段时间可能就手生了。”

  陆大鹏真正被大众读者熟知,是从他翻译《1453:君士坦丁堡之战》开始。其后,他翻译出版了多部历史普及读物,比如《海洋帝国》、《财富之城》、《阿拉伯的劳伦斯》、《金雀花王朝》、《恺撒:巨人的一生》、《伊莎贝拉: 武士女王》、《奥古斯都:从革命者到皇帝》等等。他热爱一切看重(遥远)和long ago(古老)的东西,rhf tgj 恢弘历史表象下各大文明体系的戏剧性纠葛,大历史底色下人物的性格冲突与命运波折,以及古典时代的浪漫情怀与骑士精神,都让陆大鹏着迷。在新书分享会上,他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非常好玩”。

  小时候,陆大鹏常常受父母引导,在房间墙壁上贴着的地图上探索世界。如今对世界地理的把握,跟他从小就酷爱地图有很大关系。现在他还很喜欢自己画宗谱图和地图,“厘清宗谱关系是我们翻译或了解西洋文化时的‘额外负担’,但挺好玩的,会呈现出清晰的图像化的效果。虽然很多书会自带谱系图,但因为空间所限,一般省略、扭曲了很多东西,不方便读者查询,没有自己画的图来得直观、准确。之前我在翻译《金雀花王朝》的时候也画了很多张宗谱图,相当复杂。我还总结了一些画宗谱图的规律,比如宗谱不适合在本子上画,要拿一张白纸从中间开始写,而不是从顶上开始。”

  B 过多个性,译者风格会有损原著

  “我是文学科班出身,对世界文学的浓厚兴趣不亚于对历史的兴趣。家里的藏书,也是文学书也多于历史书。文史是相通的,很多历史学家同时也是文学家。西方有爱德华·吉本,中国有司马迁。英国历史学家安德鲁·罗伯茨说:伟大的历史著作必须同时也是伟大的文学作品。我非常赞同。”

  除了“甲骨文丛书”系列作品,在历史普及读物之外,陆大鹏也开始做小说翻译。他说,翻译拉什迪的《摩尔人的最后叹息》是他一直以来想做的,“在我眼里,拉什迪是目前在世的英语小说家当中最优秀的一位,这个说法可能比较个人化,但他绝对是非常有趣和有深度的作家。阅读拉什迪,对读者有相当高的要求,如果对东西方文学经典没有很好的把握,读者恐怕会不知道拉什迪很多笑话的笑点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他刚刚讲了一个超级好笑的笑话。在他的作品中,有历史、神话、诗意、深度、对宗教的反思、哲学、幽默、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文字游戏……包罗万象,洋洋洒洒。”

  文学作品与历史普及读物的翻译不大一样,需要调用的知识储备与语言才能也迥然不同。陆大鹏坦言:“翻译历史读物时,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我不会追求自己的风格,只是尽可能忠实原文,做到通顺,如果译者的风格太突出,有可能会损害原有的表达,那就违背了翻译的初衷。我特别反对在翻译中过多使用译者自己特殊的方言、俚俗表达、网络语言和半文言。翻译历史文本做到专业、清楚、晓畅即可,而文学翻译,则需要花更多脑筋。”

  C 见缝插针,不通读先飞快出首稿

  相比老一代翻译家,今天的青年译者有不少优势。“时代和技术进步提供了更先进的工作条件,电脑也提高了工作效率,在电脑上查字典肯定比翻看笨重的纸质字典方便,打字也比手写誊稿更快捷和易于修改,今天获取知识的途径也比以往要多得多。只要你有足够的基础和耐心,绝大多数问题都是比较容易弄清楚的,更何况,我们还是站在前人的知识积累的基础之上。”不过,陆大鹏强调:“但实际上我们真的做得比前辈好吗?也未必。这就是我们的问题了。”

  陆大鹏没有每天安排固定时间来翻译,都是见缝插针。每拿到一部作品,陆大鹏不会先通读而是马上开始翻译,翻译过程中如果遇到无法确定或是不懂的问题,先保留下来用word软件标亮。全书翻译出第一稿后,再集中精力处理遗留问题。“我的翻译首稿出来很快,但一定是千疮百孔的,充满各种红色、黄色的标记,充满大量拗口的长句和不妥的表达。接着就是利用各种工具来解决问题。最好用的是英文维基百科、谷歌地图、《外国地名译名手册》、《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这些工具能解决大部分的问题;至于比较偏门的,我还会查德文、法文的维基百科。如果还没有,那就查各种专业工具书,还可以查文科的学术数据库。最后一招就是问人,比如我翻译拉什迪的小说,里面有许多印地语和乌尔都语,我就经常咨询一位印度朋友。”

  等到全部问题解决后,陆大鹏习惯把译稿搁置一段时间,等冷却后再从头修改,主要集中于技术性问题的查漏补缺,修改文字表达,把长句拆短,尽可能用最少的字表达最多的意思。算起来,整个翻译过程三个阶段,翻译首稿占四成时间,解决技术难题占三成时间,剩下的三成时间用于修改文字。“每本作品的翻译时间都不太一样,取决于书的长度和难度,最新出版的《伊莎贝拉》一共花了9个月时间。”

  陆大鹏喜欢学习语言,除了英语,对其他语言的奇特之处也感兴趣,比如夏洛特·勃朗蒂(Charlotte Brontё)的e上面为什么有两点,这在英语中是很罕见的,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字母,极大地激发了他的好奇心。他会英文、德文,法语也不错,正在学习拉丁文,“从个人的文化素质修养上来说,学外语就像走在暗暗的走廊上,突然开了一盏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