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大家访谈
美堪萨斯大学历史系教授:全球化背景下的美国政治变迁
2017年09月01日 08: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冯黛梅 字号

内容摘要:有人称,特朗普的当选,不仅是美国政治史上的分水岭,也是世界秩序的分水岭。

关键词:美国;政治;全球化背景;特朗普;大学历史

作者简介:

  原题:全球化背景下的美国政治变迁——对话美国堪萨斯大学历史系教授大卫·法伯尔

  有人称,特朗普的当选,不仅是美国政治史上的分水岭,也是世界秩序的分水岭。他的当选让人们再次反思全球化——为什么人们在欢呼全球化让人类共享资源、优势互补带来的便捷和经济繁荣时,作为这一秩序的主导大国美国,却似乎觉得自己是全球化的受害者,充满挫败感的选民决定要回归“美国优先”?全球化难道抛弃了美国的劳动阶层吗?他们选择特朗普只是为了保护自身经济利益,或是背后还有其他因素?特朗普宣扬“贸易保护”,他确实是要“逆全球化”吗?近日,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常务副总编辑王利民一行和美国堪萨斯大学文理学院历史系杰出教授大卫·法伯尔(David Farber)在美进行面对面交流。长期从事美国政治史研究的法伯尔教授从历史、社会文化的角度讲述了美国政治变迁以及当下美国学界的关切。

  大卫·法伯尔(David Farber),美国堪萨斯大学文理学院历史系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政治学、政治文化、社会运动、反主流文化、商业与社会以及20世纪美国资本主义史等。他的代表作包括《人质事件:伊朗人质危机和美国同伊斯兰激进分子的首次遭遇战》(Taken Hostage: The Iran Hostage Crisis and America's First Encounter with Radical Islam)、《现代美国保守主义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Modern American Conservatism—A Short History)、《伟大的梦想时代——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The Age of Great Dreams-America in the 1960s)等。

  美国资本政治化的演进

  《中国社会科学报》:很高兴和法伯尔教授见面交流。我们知道您的专业是美国政治史研究,传统上我们认为美国政治史就是美国两党政治史。

  法伯尔:美国政治史主要关注选举、党派、国会、总统、选民以及社会变化和社会运动等问题。从大的范畴来说,应该是政府、选举、民主等。美国学者对公民组织研究很感兴趣,在美国有很多公民团体,比如妇女团体、人权团体、环境团体等。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主要关注哪些领域?

  法伯尔:我对很多问题都有兴趣,主要研究领域为1920年以来的美国历史,包括总统制以及民主制度,特别是民主制在美国如何运作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报》:谈到美国两党政治,人们会想到背后的金主以及智囊集团,比如传统基金会与共和党的关系等。

  法伯尔:是的,政党的背后有智囊也有财团。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科氏集团,其总部就在堪萨斯州,业务以石油化工为主。目前科氏集团的掌门人是第二代,通常人们称他们为科赫兄弟(Koch Brothers),他们被称为美国的隐形大富豪,很有钱,但是没有上市,据说他们是全球最大的非上市公司。科氏集团成立于1918年,是个典型的家族企业。他们在政治上很活跃,成立基金会并创办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就是科赫兄弟与一些学者联合创办的,所以他们一直以来是卡托研究所最大的资助者,每年资助上千万美元,不过现在资助额没有二三十年前多了。地处华盛顿特区的卡托研究所,在市中心有座引人注目的大楼。科赫兄弟不仅资助自由主义(即自由保守主义——记者注)智库,而且设立资助自由主义年轻学者的奖学金项目。

  《中国社会科学报》:据我们了解,卡托研究所应该是倾向共和党的。

  法伯尔:保守主义在美国有三种:自由保守主义、建制派保守主义以及社会保守主义。自由保守主义强调小政府、个人自由;建制派保守主义支持大企业、支持富人,他们希望政府为企业利益服务;社会保守主义信奉宗教,认为政府应该保护传统道德规范等。我可以举个例子,美国的国家进出口银行给大企业出资,资助其出口,那么建制保守主义是支持这样做的,因为他们认为政府就是要服务于企业的利益;但是自由保守主义比如卡托研究所,他们就不支持这样做,因为他们认为政府不应该支持某些企业或者不支持某些企业,所以虽然都是保守主义,但也是有区别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进一步谈的话,自由保守主义代表的是哪个群体?

  法伯尔:总统或者总统候选人没有一个是自由保守派,特朗普可能假装他是自由保守派。但是得克萨斯州的参议员科鲁兹和肯塔基州的参议员保罗,他们是自由保守派。如果用文氏图来表现的话,自由保守派与大企业的交集就是“反对政府管制”,而小企业则更加支持自由主义。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您看来,大企业如何在两党之间作出选择?

  法伯尔:传统上,大的上市公司在选择党派方面很谨慎,会尽量避免有明显的倾向。但是,从里根时代开始,大公司开始有明显的政治倾向,而且他们可以在法律的帮助下发挥政治影响力。他们愿意支持有益于公司利益的政策,所以他们可以把钱给民主党,也可以给共和党,主要看他们的政策是否对企业有利。比如像科赫这样的私人企业,因为企业内没有其他股东抗衡,他们有更大的自由来选择支持谁,更容易实现政治影响力。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W020170831279267220591_副本.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