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地区国别史
1900年美国对中国领土的觊觎 ——以美国国家档案馆藏外交、军事档案为中心
2019年10月15日 09:18 来源:《史学集刊》2019年第2期 作者:刘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1900年义和团运动期间,俄、日等国试图利用危机从中国攫取土地,美国由于其主张“门户开放”政策,被视为对中国最没有领土野心的国家。然而,通过对该时期美国国家档案馆藏外交与军事档案的挖掘考查可以发现,就在倡导维护中国的领土与主权完整的同时,美国也曾觊觎过中国的领土,努力想要重新获得天津美租界,建立鼓浪屿公共租界,并在中国占领一个海军基地。上至美国总统、国务院、陆海军,下至美国驻华公使、领事等,都曾对此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关心,甚至有积极推动者。但迫于已经对外宣布的政策,美国政府寻求中国领土的行动十分隐秘,施行起来也不够彻底,体现了近代美国对华政策的两面性和矛盾性。

  关 键 词:美国/义和团运动/中国领土/租界/海军基地

  标题注释: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基目“晚清美国驻华领事制度研究”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刘芳,历史学博士,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博士后,研究方向为中国近现代史、中外关系史  

  

  在近代中国历史上,美国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对中国最没有领土野心的国家,尤其是它先后于1899年9月和1900年7月两次发布“门户开放”宣言,提倡要维护中国的领土与行政实体。①而鲜有人注意到就在宣布“门户开放”政策的同时,美国并没有完全放弃占有中国土地,而且当时恰逢庚子事变,在美国政府内部曾有过利用义和团造成的危机在中国攫取几处落脚点的激烈讨论,并且付诸了实践。本文挖掘利用美国国家档案馆藏的外交、军事档案,试图揭露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探寻美国在义和团运动期间曾试图在中国获取土地的行动与经过,并尝试分析美国对华政策的两面性与矛盾性。

  一、争取重获天津美租界

  1900年7月14日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后,在天津建立了军事统治。虽然有一个联合统治的政权,但各国军队仍归各自统帅管辖,列强展开了一轮对租界土地的疯狂抢夺。

  俄军在紫竹林人数最多,是攻打清军的绝对主力。攻取天津后,俄军于紫竹林租界附近安营扎寨,占据了英、法租界对面的大片土地。10月4日,英国司令官向天津临时政府抗议说,数名俄国士兵声称英租界对面的土地属于俄国,阻止英军向该处架设电报线。英国人认为,“这段土地既不属于俄国也不属于其他国家,而是由临时政府托管”,请求临时政府出面干涉。②接到抗议后,临时政府委员会致函俄军统帅阿列克谢耶夫,指明上述地段属于临时政府管辖范围,应以维护政府权威为主,避免在列强之间引起摩擦。③然而,临时政府的警告非但没有使俄国有所收敛,它反而在随后向所有国家发送了一个循环照会,声称“6月17日起清军联合义和团袭击了由俄军占领的外国租界和火车站。6月23日由于俄军的增援,围困才得以解除……俄国人靠流血牺牲才占有(这块土地)”,因此白河左岸这段长约两英里的土地,已经“成为俄国军队通过6月23日的军事行动而取得的财产”。④

  美国驻华公使康格(Edwin Conger)对俄国的做法相当震惊,极力反对这种“攫取”行径,他在向美国国务院报告并命令美国驻天津领事抗议的同时,⑤自己向俄国公使格尔思递交了一份义正言辞的抗议:

  鉴于俄国政府明确宣称无意在中国获取领土,我无法相信它批准了这样的行动。天津是一个开放的口岸,土地应该为所有国家共同使用。即使在和平时期,如果有必要占领,也理应通过国际协定,如同最近扩大上海租界的办法一样。这片土地上有一个很重要的火车站,目前联军在中国的行动更有力说明了必须由各国公用,而不应该被单独一个国家占为私有。因此我抗议如此占用土地,请求您调查此事;若属实,请求俄国政府下达阻止此类占有的指示。⑥

  很显然,康格在抗议中特意强调了俄国对美国第二次“门户开放”的回复,认为这个行为已经违背了它原本对“维护中国领土与行政实体”的认同,对列强来说更是一个“很危险的先例”。国务卿海约翰果断支持康格的抗议,同时也指出这与列强宣称的目标相违背,扰乱了各国的一致行动,该问题应留作整体和谈的一部分解决。⑦在国务院的支持下,康格更加坚定了他的看法,严厉批评了天津领事若士得(James W.Ragsdale)没有按照其指示第一时间向俄国领事抗议。⑧

  俄国公使格尔思一面辩解称“既没有俄国通过侵略获取领土的问题,也没有占领火车站的问题”,因而假如那个照会“所包含的任何词句能够让人有这样的解释,那一定是在文字表达上的错误”,一面在最后补充说,这个事件中俄国军事当局的目的是防止自6月以来俄军为军事目的占领的地区被其他集团夺取。⑨康格故意无视格尔思回复的最后一部分内容,依据前半部分认定这是俄国的否认声明,但不管他如何敦促俄国修改占领声明,都没能成功。若士得从俄国领事处得到的也仅是“所有关于此事的问题都将由军方处理”的通知。⑩

  同俄国的交涉尚未取得成效,康格对各国效仿的担忧却很快变成了现实。就在俄国循环照会发出的次日,比利时驻天津领事也正式通知各国,比利时当局即日起将占据一块德国租界对面、俄国租界沿河下游的一块土地,并已插上比利时国旗,标明了界限四至。(11)紧接着,法国当局宣布将法租界向西扩展。(12)奥匈帝国和意大利也都要求在天津设立领事馆并与其他列强一样获得一块租界土地。(13)日本也要求扩大日本租界。(14)对于这些行为,美国公使和领事都一一提出抗议,康格声称不能允许在任何合法租借地之外的地方损害任何美国人的财产利益,并坚持所有扩充租界的举措都应等到秩序恢复之后依法解决。(15)但各国对于美国的抗议,除了礼貌性的说明之外,均未予以理会。(16)

  康格对此十分愤慨,他斥责各国的“攫取竞技”是不公平的和前后不一致的,因为通商口岸的所有居留地都应该是国际共有的,各国军队也都曾宣称他们不以获取某种特殊权益为目标。然而短期内列强相继都获得了土地。康格在愤怒之余,意识到要按照他最初的想法在天津建立一个国际租界是很困难的。美国极有可能被排挤出这项利益分配的现实,迫使他在1900年12月31日谨慎地向美国政府提出在天津拥有一块美国租界的建议:

  如果美国在天津拥有租界,将对我们有许多好处。虽然这需要钱和公民来运营,我们两者都缺。国务院很清楚我们曾经维持租界的努力,不得不在1896年放弃。但如果美国政府都可以承受这个负担,鉴于其他国家正在瓜分所有可获得的领土,我建议我们考虑取得一块租界的权利。(17)

  康格的建议无疑是想避免美国在庚子事变后在天津一无所获。这一建议意外地获得了在中国的美国军方和驻天津领事的支持。驻华美军统帅沙飞(Adna R.Chaffee)将军在2月21日致函美国公使,提出“我觉得我们政府应该会愿意恢复在天津的租借地”,不仅是为了未来的贸易,也是出于为军队获得一个立足点的军事需要。(18)这源于美国驻津第9步兵团指挥官福脱(Morris C.Foote)少校的报告,福脱少校向美军当局指出,天津的白河两岸都正在被各国掠夺,右岸有德国、日本和法国,左岸是意大利、奥匈帝国、比利时和俄国。这样就仅留下右岸的美国原有租界的一片大约1300英尺的土地,且美军现在已经暂时占有了这块地方。福脱认为,“重要的是我们至少应该明确我们在租界南北两边的界限,宣布我们占领的意图……这将明确我们沿河的权利,在未来河流开放航行中对我们是便利且必要的。”(19)为此,福脱还利用他身为天津临时政府委员会委员的便利条件,申请将连接河对岸俄、美两国租界的一座浮桥置于临时政府管辖下,以保证美军的管理和使用。(20)

  康格起初并没有想到这块所谓原为美租界的地盘,据天津领事若士得给福脱的情报,1860年清政府在天津划了三块地分别给英、法、美三国,1880年美国领事通知海关道建议将租界降到“以前的状态”,但条件是如果任何美国领事将来希望使该租界恢复现行管理制度,他在与海关道台商定后可以恢复,1896年美国再次宣布建议放弃对这块土地的管辖权。(21)美国国务院在1895年给时任驻美公使田贝(Denby)的一则训令中,曾详细说明了天津美租界的实际状况,即1860年以后曾有几个美国人在美租界范围内购买土地,英、法两国租界的土地是由这两国政府从中国政府那里购买,然后卖给想要购买的人,而美国政府从未采取过这种行动,美国购买者是直接向中国政府购买的。1860年至1880年间,美国驻天津领事对这块土地进行了管辖,设立警察并清扫街道。(22)美国人据此认为,美国从没有放弃对美租界的“所有权”,而是可以在它所愿意的任何时刻重新主张这一权利。(23)既然这是一块原本就属于美国的土地,外加此时已形成的美军占领事实,天津领事若士得呼吁说:“美国政府从来没有在国外取得土地,这项政策在多数时候是明智的,但我认为在天津我们的政府拥有一些我们可以控制的地方才是明智的。”(24)

  康格十分赞同领事与军方的看法。鉴于美国已经宣布的不会以军事行动攫取中国领土的宣言,康格自我解释说,几乎所有国家都利用现在的状况取得大片土地,而他们也都有过类似的声明。因此,他既赞许美军对天津美租界的事实占领,也指示天津领事,为了避免所有可能的地方都被其他国家占领,美国如果想要得到一块租界,至少可以重新获得以前那片土地,如果遭到质疑,他要若士得声明这是“众所周知的美租界”。(25)在康格的授意下,若士得也向天津的其他各国领事声明,美国政府将在天津保留这块“众所周知的美租界”,不允许其被攫取或占有。(26)2月26日,康格向国务院请求允许获得这块“正式的美租界”的一小块地,27日他在报告中还附上了天津领事与军方的全部意见。(27)当天收到回复,国务卿赞同康格到目前为止在天津租界问题上采取的一切行动。(28)

  有意思的是,随后1901年4月德国驻天津领事宣称要扩大德租界时,美国依然进行了抗议,尽管它自己也已经保留了一块地。(29)美国人大概仍“正义”地相信他们有责任维护中国的完整,对抗任何对中国土地非法的占有,而他们自己保留的仅是原本就属于美国的一小块地,而且会等到秩序恢复时通过合法的渠道重新获得。但美国人很快发现,那块所谓的美租界土地由于长期无人管理,缺乏卫生与警察系统,现实状况十分混乱,“集合了许多坏人”,因此很有必要重新管控。在美租界边上的英国租界市政当局提出愿意替美国管理这块地区。在北京的美国公使馆主持了跟英国的商议。1901年7月24日,英国公使萨道义(Satow)通知美方,全盘同意了若士得提出的转让美国在天津租界的所有条件,包括:1.美国政府保留在必要的时候对租界实施军事控制的权利。2.美国政府保留在必要的时候在美国租界停泊炮舰的权利。3.至少要有一名美国公民参加新增租界理事会。如果在正常情况下新增租界理事会中没有美国公民,美国领事有权利提名一名美国公民加入。4.所有对美国租界土地的转让都需在美国领事馆注册。5.未经美国领事批准,不得指定仅适用于美国租界而不适用于英国新增租界的特别规定。6.美国政府保留终止与英国新增租界合作的权利,若终止将提前一年通知,并承担经美国领事同意的为了开发租界而产生的所有经济责任。(30)

  美国公使馆原本希望这块租界地能成为公共租界的一部分,或者能努力将其纳入正在进行的中外谈判,但现在看来实现这两个目标的希望都十分渺茫,因此美国公使在占领半年之后转而倾向于接受英国的建议。(31)康格认为那块地唯一的价值是在意外发生时军队可以在此登陆,这个方案似乎也得到了英国的赞同,因此他在9月间询问美国国务院的意见。海约翰告知他可以与英国协商,只是要完全保留在那里的美国居民和商业,尤其是要保留美国重新获得这块租界的权利。(32)

  在正式交付英国之前,还必须通过与清政府的谈判获得许可。1901年9月14日,康格正式照会中国外务部,请中国“仍将前所退还人所共知之美国租界复行拨给”,并指出在和约未画押之先,直隶总督李鸿章曾对他有过口头允诺。(33)然而,由于1896年美国第二次声明放弃对美租界的管辖后,清政府曾有意将该地划归德国管辖,后来由于英国的干涉被迫拖延,此时李鸿章试图利用英国与德国的牵涉以阻扰美国。最后在康格的强烈抗议下,李鸿章才被迫承认这块土地事实上并没有交给英国或德国,并坦白说真正反对的是一些现在占有那块土地的外国投资公司,他们是最有权势的一批华人,转而劝说康格接受“白河下游一片更大的、未被占领的土地”。虽然康格继续抗议说“这无法令我们满意,而我们现在占领的这块地,完全满足我们的目的,是我们想要的唯一的土地”,但美国国务院似乎已经渐渐改变了主意。一方面是因为考虑到这块土地不适合给美国用作商业或军事用途,以及在与中国商谈收回过程中遇到的重重困难,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美国此时重新强调了它主要的目标和政策,即扩大交流,并维持与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亲密关系,因此不愿意再费力做任何可能与此相背离的举措。因此海约翰在11月27日通知康格,“似乎现在再推进此事是不合适的”。(34)同时,美国国务院也命令天津领事不在此事上再做努力,若士得直接表达了对这个结果的无限遗憾。(35)

  虽然美国不再出力,英国却基于前期双方达成的共识取代了美国同清政府进行谈判。以往研究均强调美租界归并英租界是英、美两国的“私相授受”,(36)但仔细考察就会发现,在划归之前清政府是知情的,并且正是在清政府的同意下才得以归并成功。李鸿章去世后,英国的交涉对象变成袁世凯。1902年8月6日,英国公使萨道义致函袁世凯,详细陈述了美租界现在的“鄙秽情形”,以及美国公使康格已允将此地归于英国工部局管辖。(37)鉴于英、美两国已议妥,且英国管辖此处实对天津的治安和社会秩序有益,袁世凯次日就函复萨道义同意批准,同时他还札饬津海关道唐绍仪照此办理。(38)1902年10月23日,天津海关道发出布告,正式承认美租界归入英租界。英国工部局也以这一天作为其合并美租界的正式日期。在《驻津英国工部局1918年章程》中明确规定:“南扩充系该区域曾划为美国租界,而于1902年10月23日由天津海关道布告声明归英当局管理者”。(39)至此,天津美租界不复存在,驻华美国外交官与军方历时近一年的努力最终以失败收场。

  美国没能实现在天津获得土地的目标,而其他国家多数如愿扩张了土地。美国在其他国家的租界内还遇到许多麻烦。此前多国领事在宣布扩充租界时声称不承认1900年6月17日之后获得的土地,美国政府在接到涉及其中的美国公民的投诉后,不得不出面抗议,强调它国总领事或市政机构没有权利评判美国人获得土地的有效性,(40)论争不断。扩大的租界土地上的中国人的权利则更加无法得到保障,美国牧师明恩溥为此叹息道:

  依据这一法令,许多遭到毁坏的中国人的房屋被吞并了,宽阔的马路向各个需要的方向伸展开来。中国房屋的主人要求得到赔偿的所有投诉得到的回答,都只不过是耸耸肩膀而已。由于这块土地大部分地段的房屋非常拥挤,所以无辜的房屋主人的痛苦十分巨大,而且无法弥补。现在,这些不幸的人们需要每月支付几元的税,才有权继续暂时地居住在他们自己的房子里!(41)

作者简介

姓名:刘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