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地区国别史
波斯帝国的道路遗产及其历史意义
2021年09月27日 09:4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雪飞 字号
2021年09月27日 09:4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雪飞
关键词:帝国;波斯;驿站;主干道;道路设施

内容摘要:谈及丝绸之路西段的开拓者,许多中外学者可能会不约而同指向同一个人——亚历山大。诚然,亚历山大从爱琴海畔远征中亚、印度波斯阿黑门尼德帝国是上古欧亚大陆上兴起的帝国,其疆域“从居住在索格底亚那以外的西徐亚人直到埃塞俄比亚

关键词:帝国;波斯;驿站;主干道;道路设施

作者简介:

  谈及丝绸之路西段的开拓者,许多中外学者可能会不约而同指向同一个人——亚历山大。诚然,亚历山大从爱琴海畔远征中亚、印度,建立了幅员辽阔的帝国,开创了希腊化时代东西方文明交流的盛况。然而,丝绸之路西段的开通,离不开亚历山大之前丝路沿线诸多民族和国家对道路持续不断地拓展、经营。其中,波斯帝国的道路建设值得我们关注,其道路遗产足可称道。

  波斯阿黑门尼德帝国是上古欧亚大陆上兴起的帝国,其疆域“从居住在索格底亚那以外的西徐亚人直到埃塞俄比亚,从印度直到萨狄斯”。与以前近东帝国地缘政治最大的不同在于,其重心位于扎格罗斯山脉以东的伊朗高原,且往东向中亚、南亚扩张,吞并了阿里亚、阿拉霍西亚、德兰吉安那、索格底亚那、巴克特里亚及印度河流域等地区。因此,波斯人的征服,首次将中亚、南亚与西亚、北非连为一体,突破了以前近东帝国相对狭隘封闭的地域,形成了一个更广阔的地理空间,使得远距离交通变得紧要急迫。

  波斯帝国继承了之前近东诸国的道路遗产,并在此基础上大规模修建御道。根据希罗多德等古典作家的记载,以及《波斯波利斯要塞泥板文书》等文献推断,波斯帝国建立了以波斯波利斯—苏萨之间的主干道为核心、覆盖帝国全境的御道网络,总里程达到了8000公里,一说13000公里。其中,最有名的当数希罗多德笔下那条从萨狄斯到苏萨的王家大道。然而,对当时波斯帝国来说,最重要的道路则是近畿道路,即联结帝国首都帕萨尔加德、波斯波利斯、苏萨、巴比伦和埃克巴塔纳之间的道路。喜欢巡游的波斯大王沿着这条御道在上述诸城之间来回行动,而波斯波利斯与苏萨之间的御道使用最为频繁。

  不过,对于丝绸之路西段较为重要的道路则是从巴比伦出发穿越伊朗的远程道路。它从巴比伦开始,途经欧皮斯、贝希斯敦悬崖,穿越扎格罗斯山脉到埃克巴塔纳,然后横穿伊朗高原北缘,途经拉盖(今伊朗德黑兰附近)、里海关、赫卡尼亚到达巴克特里亚,而后经喀布尔河谷,穿越兴都库什山的开伯尔山口到达印度河流域的塔克西拉。《波斯波利斯要塞泥板文书》也提到巴克特里亚和印度是御道通往兴都库什山以北和以南的终点。这条道路是波斯帝国与中亚、南亚交通的主干道,在后世被称为呼罗珊大道。而这条道路与穿越上美索不达米亚前往叙利亚的传统亚述商路联结,构成了陆上丝绸之路西段的主干道。

  仅有道路,难以克服波斯帝国广袤疆域上的崇山峻岭、沙漠草原,还必须有配套的道路设施支撑才能互通互联。据希罗多德所述,波斯帝国在御道上设置了驿站、客栈、仓库和堡垒等一系列基础设施,其中驿站最为重要。

  从源头来看,波斯驿站可能受亚述驿站的启发产生,但两者差异极大。根据现有研究成果,亚述驿站尚处草创阶段,它并非顺着御道沿线设置,而在没有御道的边远地区或新征服地区设置,远离腹地,数目有限,缺乏人畜等必备工具,服务有待完善。

  与之相比,波斯帝国依托御道沿线均匀设置驿站,而且驿站数量较多。例如,王家大道总长450帕拉桑该斯,其间设有111座驿站。在空间分布上,波斯驿站涉及地域辽阔,其覆盖的地理空间可谓从首都到边陲,从王廷到各地督府。从古典文献的记载来看,波斯驿站在帝国西部尤其在两河流域到爱琴海沿岸的地理分布相对清晰,而在帝国东部的记载则较为稀缺。波斯大王阿尔塔薛西斯二世的御医克泰夏斯在著作《波斯史》中记载了“从以弗所到巴克特里亚和印度”道路的细节、“沿途的驿站、天数和里程”。马其顿人阿明塔斯著有《波斯御道上的驿站》,记载了波斯驿站的状况。以上两书仅存残篇。而后世的《帕提亚驿程志》则具体提到了以弗所、巴比伦和巴克特里亚之间道路上的一些驿站,可以补充上述著作记载的不足。因此,可以确定,波斯帝国在亚洲腹地甚至是巴克特里亚和印度等边陲也设有驿站。这些驿站可以提供人员、马匹、粮草等必备人力物资,方便信息传递和人们的出行。正因如此,希罗多德说,雪、雨、暑热、黑夜都不能阻止波斯信差及时全速到达指定的目的地。

  依托四通八达的御道网络和完善的道路设施,波斯帝国可以在帝国广袤疆域范围内组织人员流动和物资流通,促进了东西方的物质文化交流。从《波斯波利斯要塞泥板文书》提供的地名及相关档案来看,波斯帝国早在大流士时期,以苏萨和波斯波利斯两地为起点和终点的官方旅行即覆盖所有的东部行省如巴克特里亚、赫卡尼亚、印度、坎大哈、卡尔曼尼亚、帕提亚和西部若干重要行省。在希波战争期间,中亚和南亚的军队如巴克特里亚的骑兵也曾沿着御道不远万里前往希腊作战。此外,民间交流也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展开。以索格底亚那人和花剌子模人为代表的中亚人群曾出现在波斯首府波斯波利斯、埃及的孟菲斯以及更远的尼罗河上游靠近努比亚的厄勒蕃丁岛;印度曾输出黄金、象牙等到波斯高原;希腊曾输出橄榄油、葡萄酒和陶器等到波斯高原。现今希腊陶瓶不仅在黑海岸边被发现,在伊朗的主要城市都有发现。

  长远来看,波斯帝国的御道网络和道路设施还为丝绸之路西段的进一步开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在以前近东诸国的道路基础上,它添加了陆上丝路西段最为关键的一段长程道路,即从巴比伦出发穿越伊朗前往中亚、南亚的道路,将其道路形态从人力踩踏的自然道路变为可乘车骑马、频繁使用的人工道路,由此贯通了陆上丝绸之路的西段。

  波斯帝国的道路遗产也为亚历山大帝国、塞琉古王国、罗马帝国和帕提亚帝国等后续国家所倚重。亚历山大东征过程中,马其顿大军行走的大都是波斯帝国已经开辟的御道,并充分利用了波斯帝国的交通设施和马匹等资源。之后亚历山大帝国、塞琉古王国、罗马帝国、帕提亚、萨珊波斯甚至中世纪的阿拉伯帝国无不继承和发展了波斯帝国的道路和驿站系统,并进一步开拓了陆上丝路西段。而从巴比伦穿越伊朗高原经巴克特里亚前往印度的道路,长期以来一直是陆上丝绸之路的主干道。直到粟特人兴起,这条主干道东段才从伊朗高原折往撒马尔罕。

  由于历史上波斯文献的贫乏、遗失和缺位,波斯帝国对开拓丝路西段的贡献长期被忽略。通过研究波斯帝国修建御道、完善道路设施,可以看出,在亚历山大之前,亚洲诸国已经极力开拓道路,波斯帝国在集纳前人经验的基础上,积极推进道路建设,贯通了丝绸之路西段,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其贡献应该引起注意。

  (作者:刘雪飞,系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刘雪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