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历史解读
战争中的存在与改变 ——世界军史纵横谈之三
2018年05月28日 09:10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郑蜀炎 字号
关键词:战争;战争进程;马镫;欧洲;存在主义哲学

内容摘要:存在主义哲学有一个说法:有些事与物平时并不会注意其存在,只有出现问题时才会发现其重要性,发现存在本身就是理性和智慧。

关键词:战争;战争进程;马镫;欧洲;存在主义哲学

作者简介:

  存在主义哲学有一个说法:有些事与物平时并不会注意其存在,只有出现问题时才会发现其重要性,发现存在本身就是理性和智慧。战争也是这样,常常是恃强势、挟重甲的力搏互斫陷入困局时,人们才会注意到一些原本并不关注的东西的重要性。说书人在故事将出现波澜起伏前总爱垫上一句:“拆破玉笼飞彩凤,顿开金锁走蛟龙”,战争史上许多拆笼开锁甚至改变战争进程的关键之举,常常是曾经被忽略甚至毫不起眼的东西。

  欧洲人1814年就发明了蒸汽机车,但已经策马扬鞭千年的欧洲各国军队,对这“只能走一条线”的铁家伙兴趣并不大。1863年,丹麦军队在一次战争的撤退行动中,居然将机车弃之一旁,仅把铁路当作徒步行军的路线,传为后世笑柄;1870年普法战争宣战,法军循例按照马匹的行进速度计算普鲁士军队开进时间。而普军却首次大规模利用铁路运输快速集结起数量惊人的部队,即便是临时召集的后备军人集结速度,也大大超过了法国职业军队。铁路运输一战成名,由此带来了传统的军事指挥、军事运输模式的快速跟进。

  铁路机车这样的庞然大物最终改变了战争进程,这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物件同样创造出铁血辉煌的战争奇迹——马镫。

  恩格斯说:不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骑兵在整个中世纪一直是各国军队的主要兵种。可是,从古罗马到古希腊的一场场堪称史诗的战争,甚至亚历山大大帝率军横跨中亚时,骑士们完全没有那种呼啸掠行、迎风挥刀的潇洒。一路上,他们得靠双腿夹住马肚子,再用手抓住马鞍或马鬃。由于两腿悬空,在马奔跑的颠簸晃动中,很容易被摔下马背。

  大约在公元3世纪的时候,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发明了皮革马镫(金属马镫则出现在汉代以后)。虽然这一发明的本意是为了游牧的便捷,但由于它解放出了骑手的双手,从而可以在飞驰的战马上且骑且射、且劈且砍。人马结为一体的骑兵战略地位迅速提高,也使世界战争史大为改观。英国科技史权威李约瑟这样写道:“很少有发明像马镫那样简单,而又很少有发明具有如此重大的历史催化作用。”成吉思汗横扫世界的“上帝之鞭”就成为最经典的记忆。欧洲的“骑士时代”,其实就是由马镫子的发明和传人开启。

  拿破仑说过这样的话:一支军队走多远,不仅要靠脚更要靠其胃。所以,如果说原本只是果腹的土豆同样可以引发大战,你可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在说笑。15世纪,哥伦布的探险无意间开启了全球范围内的生物交换,数千种动植物在东西半球往来不绝,历史学家将其称为“哥伦布大交换”。这其中,土豆的种植成为“西欧历史上第一次解决食品问题的决定性方案”。到17世纪时,从欧洲西部的爱尔兰到东部的俄罗斯,出现了一条堪称壮观的3200多公里的土豆种植带,沿带几乎都消失了饥荒。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说过:“最深的暗和最明亮的光,对我们眼睛起同样的目眩作用。”粮食的富足和匮乏,对人的欲望有着同样的刺激和强化作用。消灭饥荒后欧洲大陆得以短暂的休生养息,可随着人口繁衍、经济发展红利的产生,那些本来就虎视眈眈的列强们又骚动不安起来:既然有了扩军备战的资本,何不抓紧扩土掠疆?于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虽然这是一场被史学家描述为“稀里糊涂”的大战,可有一条倒是很清晰的,那就是战线的展开基本是沿着埋在地下的土豆……

  如果要问战争荆棘中还将结出什么果实,战场上还会出现什么课题?我们只能借商业史学家克雷纳的话来回答:“许多领域都没有最终答案,只有永恒的追问。”

作者简介

姓名:郑蜀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