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历史解读
莱布尼茨奖获得者、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古代史教授哈特穆特·莱平 尊重他人和其他文化,是人文学术对社会的一项基本贡献
2018年07月20日 09:06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李纯一 字号

内容摘要:除了谈及他如何受到叙利亚作家利巴尼乌斯的吸引而投身古代史研究之外,还分享了他对历史分期、不同代际和国别的研究差异、为公众写作以及古典学新视角的看法。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古代中国与欧洲地中海通过两大族群联系在一起——侵略成性的游牧民族,以及崇尚和平、讲叙利亚语的聂斯托利派。”聂斯托利派后来来到中国,试着将自己的文本和思想翻译成中文,西安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就记录了这些努力。3月17日,莱布尼茨奖获得者、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古代史教授哈特穆特·莱平(Hartmut Leppin)在东北师范大学演讲,主题是5世纪叙利亚聂斯托利派的身份认同。“我的研究兴趣主要是古代晚期地中海世界的历史,要理解这一时段这一地区,就必须记住,除了希腊语和拉丁语,还有很多其他语言。因此我开始对叙利亚语感兴趣。”

  听过莱平教授讲话的人,都会惊呼“您应该去唱歌”。他平稳、厚重又明亮的嗓音穿越讲堂,落在你头顶,就像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直落大地。年轻时的莱平确实一度很想当歌剧演员。因此,他也研究过罗马帝国里的假想同行。讲座期间,莱平教授接受了《文汇学人》的采访,除了谈及他如何受到叙利亚作家利巴尼乌斯的吸引而投身古代史研究之外,还分享了他对历史分期、不同代际和国别的研究差异、为公众写作以及古典学新视角的看法。

  叙利亚之前没有引起古典学者的注意,因为它看起来不那么“古典”

  文汇报:您在讲座中提到,聂斯托利派非常强调他们的“罗马人”身份。讲座后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怎样辨识身份认同的:如果他们使用相同的语言,在同一处生活,就能说他们享有共同的身份认同吗?我想知道,他们那时候是用什么词,来表达这种分别?因为那时候的人也确实面对和认识到这一冲突,但“认同”这个概念是一项现代发明。

  哈特穆特·莱平:我想,使用某些现代概念来分析古代社会还是正当的,如果它们很好地建立在理论的基础上。但你还是得回去读那些史料(sources),去看和它们或多或少相联系的是些什么概念。虽然在古代语言里对于身份认同没有一个抽象概念词,但有很明显地区分“我们”和“他们”。

  不过,要注意的是,每个人都有不止一种身份认同。从来没有一个单独的身份。比如我们,不只是中国人或德国人,我们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认同,比如信仰、教育等等。而我们对古代的身份认同常会抱一种过于单向的视角——史料只能让我们认识到古代世界的一小部分;我们因此对精英阶层了解得比普通大众多得多,因为写作这些后来成为史料的人,通常都是受过教育的,能说会道。定义身份认同的危险就在于,他们看起来太过整齐划一,太片面了,实际上在多数情况下身份认同都被简化。

  例如,古代叙利亚人会认为自己属于一个村庄、一座城市、一个行省,或是罗马帝国,或是波斯帝国,同时他们也认为自己属于某个信仰、某个语言社区,等等。我想在现代的讨论中,很有必要认识到,今天我们是不是把人简化到只有一个身份认同了:只是美国人、只是英国人,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

  文汇报:叙利亚地处要冲,长久以来暴露在多文化和多种传统之下。现在这个古老国家及其语言在古代晚期的研究中,有着怎样的位置?相关文献现在主要在什么地方?

  哈特穆特·莱平:长久以来,叙利亚这片地区并没有引起古典学者的很多关注,因为它看起来不那么“古典”——也就是你说的包含多种文化与宗教。而这也恰恰是今天人们对叙利亚越来越感兴趣的原因:这是一片多元文化的区域,丰富而危险。手稿现在分散在各个地方,许多欧洲、叙利亚的图书馆和修道院都保存有副本,但现在还不清楚有多少留存下来,许多手稿很可能已经被毁。

  文汇报:我注意到您也研究罗马帝国对宗教和文化多元的容许与限制。不知这一研究是否有现实动因——为了回应德国的现实,或者是希望使之同古典时代的处理方式联系起来,探索更多的宽容和共存方案?

  哈特穆特·莱平:有一些事必须为大家所知:从来不存在一个完全单质化的社会,历史上任何时代都不曾有过。一个社会总是要和多元性打交道的。对我来说一件重要的事情是,要看看我们可以怎样处理多元性,看看哪些是共通的,哪些是中间地带。当代德国在宪法里写入了一些核心价值观,对每位居住在德国的人、不论是否德国人,都是强制性的,这些规定就是对其他生命及其权利的尊重。

  还有一点,是必须要有一个中间地带,让人可以独立于自己的立场进行讨论。在这方面,我认为亚里士多德在古代、在今天都具有非凡价值——因为他的逻辑论证的想法。如果你看看德国极端分子的某些言论,会发现许多毫无逻辑基础,由此你可以和他们辩论,然后指出他们谬误的地方,当然他们不会就这么罢休。为了一个社会的凝聚,找到一个办法,让每个人都遵守逻辑辩论的一定准则,找到共有的、中立的论辩地带,是非常重要的。

  在这方面,学校很重要。因为学校可以训练你以某种方式辩论——能被其他人接受的方式,也能够倾听别人。在德国,学校也是来自不同群体的人相遇的地方。许多现代社会里的人只和他们自己社会阶层的人接触。但如果是在公立学校(德国意义的公立学校,受政府资助,而非英国意义上的),就是不同的人能够相遇、相聚,一起学习的地方。这是一项必须维系的重要传统。

  当然,还必须有一些强制措施。例如,在德国,就必须使用通用语——德语。虽然人们常会说穆斯林融入现代德国社会很难,但我的学生里就有很多学业上相当成功的穆斯林同学。一些刚来到德国的人,他们过去生活的社会可能建立在某些不允许讨论的准则上。他们不必放弃自己的宗教,不必放弃自己的语言,但在某些地方,他们必须说德语,也必须尊重其他人的权利,以别人希望的方式来行为。

  文汇报:您所接触的叙利亚古代文献里,有否提到过东方世界?

  哈特穆特·莱平:只有一些泛泛的评论。地中海世界的人们甚至都不能区分印度和中国。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东方。

  不过,对于源自波斯的聂斯托利派的叙利亚语史料作者,我们也了解得不多。我们了解的多是罗马帝国的。有一位6世纪的聂斯托利派的史料作者科斯马斯(全名Cosmas Indicopleustes,指“去过印度的科斯马斯”),是个商人。他对东方有更准确的看法,但他不相信地球是个圆形,他认为是平的。科斯马斯有些与众不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僧侣,当然他还是十分虔诚的。

  古代有许许多多的史料作者,个个在智力上充满挑战、极富趣味,像修昔底德、柏拉图等等——但我们要知道,这幅知识图景也是片面的。阅读柏拉图固然愉快得多,但是作为历史研究的文本来源,我们也会喜欢一些更接地气的写作者,例如商人。这方面,叙利亚语文献里很少,因为主要是僧侣和神父在写作。我们三人都变成古典史方面的教授,与阅读利巴尼乌斯有关

  文汇报:您的研究领域是古代晚期和中世纪早期,您怎么定义这个时段?法国学者雅克·勒高夫(Jacques Le Goff)有一本书,名叫 “我们必须给历史分期吗”,他有一个新的概念“长中世纪”——非常长,从5—18世纪。您对历史分期有什么看法?

  哈特穆特·莱平:从我个人的学术生涯来看,我是从一位古典历史学家起步的,主要研究罗马史、罗马铭文,还有修昔底德。但我很早就对古代晚期感兴趣,因为这一时段(特别是基督教与异教之间)知性概念的交换非常之多,这点非常吸引我。有一个特别的问题是,新的信仰如何处理与过往文化的关系。曾有一个讨论,古代晚期到底是不是古代的一部分。以前的《剑桥中世纪史》是从君士坦丁大帝写起的,但现在不是了。

  德国的许多古典学家倾向于说,当基督徒变得主导时,就不再是古代了。但如果你从政治架构的角度看,西罗马帝国一直持续到5世纪。东罗马帝国则持续到了15世纪。

  在我看来,分期始终和你所处理的问题视角有关。你可以说,有一个一直持续到8世纪的长长的古代晚期,我们普林斯顿的同仁彼得·布朗(Peter Brown)就是这么坚持的。他认为欧洲真正的变化要到查理大帝,公元 800年时,他是第一个被教皇加冕的北方皇帝。这一组合在罗马帝国时代是边缘化的,教皇还是个新鲜事物。但如果你看得更细一些,1789年法国大革命以前,法国南部都一直使用罗马法,而法国北部用不一样的法律。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延续性。

  如果你再看看智性发展,对我来说,最具决定性的不同是7—8世纪由阿拉伯人的扩张带来的。但是仍然,在这些区域内部,还是有不同。我一直感兴趣的是,哈里发王朝重新将古典艺术介绍到西班牙。西班牙早前是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也被古典艺术所塑造;之后西哥特人统治西班牙,不愿或无法维系古典艺术;阿拉伯人到来时,则重新带来了古典艺术的形式、立柱,他们也阅读古典文本。因此,事情是很复杂的。必须有分期,才能让海量材料变得有条理,但是古代历史里又从来没有一个天定或任何人给定的分期。问题不同就会有不同的分期。

  对叙利亚来说,古代和中世纪早期的分期就不成立。前阿拉伯时代和后阿拉伯时代,才是改变整个叙利亚社群的处境的分野。

  我们历史学家对这种具体到年的划分,也是非常当心的。不过话说回来,我认为古代晚期应该持续到公元530年代,但其他领域的研究者可能就会给出另一个年份。而将来的人如果回看我们这个时代,他们可能会觉得1989或2001年是最重要的时间。所以我认为,在历史里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教给人们多重的视角。要认识到,不同的人、不同的社会实体,对历史有不同的观看视角。从来没有一种单一的、“真实”的、线性发展的历史。

  文汇报:古代晚期是很晚才跃起为独立的研究时段的,是吗?

  哈特穆特·莱平:是从19世纪开始的。最早是德语里出现 “古代晚期”(Sp覿tantike)一词,这个词想要表述某种衰落,sp覿t是晚的、走下坡的、破败的意思。如果画像里的脸变丑了,人们就会用 sp覿t。因此“古代晚期”一开始是个贬义词。到20世纪早期,出现了变化。艺术史学家阿洛伊斯·李格尔(Alois Riegl)强调说,了解每一个时代对于何为艺术的想法都是重要的。他引入了Kunstwollen(artistic volition,艺术意志)这一概念,这是个非常德国的词,很难准确翻译。每个时代都有它自己对什么是美的想法。意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同样也为了尊重其他的传统。

  文汇报:您是如何开始对这一时段感兴趣的?

  哈特穆特·莱平:有一个我个人经历里的关键时刻——是我在马尔堡大学的一门课程,老师是马尔科姆·埃林顿(Malcolm Errington)。这门课有三个学生,我们的阅读材料是一位4世纪的叙利亚异教作家利 巴 尼 乌 斯 (Libanius),当 时 ,他所生活的环境正变得越来越基督教化。利巴尼乌斯是一位古典传统下的教师,他写下他自己所经历的变化。最后,甚至连看一眼神庙都不被允许了,因为基督教禁止人们显示出哪怕一丝异教崇拜的迹象。我们看到他如何绝望地捍卫自己所受的教育,捍卫他所热爱的传统。这是一段非常动人的文本,也是非常难读的希腊文。我想最后我们三个人都变成古典历史方面的教授不是偶然,就是与阅读利巴尼乌斯有关。

  另一个因素是生活在一个可能威胁你核心价值观的世界的经历,这种感觉在1980年代尤其深刻。那时候我们倾向于将古代晚期沿着冷战意识形态冲突的线索来解释,两边都感觉另一种文化在威胁他们,但是现在,则是宗教在现代世界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结果这一想法同样也影响了我们对古代晚期的研究。这是2001年事件的结果,也是1979年伊朗巴列维王朝落幕的结果。

  在古代晚期,我们会看到这些新的区分是怎样产生的。有一种社会理论叫 “系统理论”,是一种很复杂的方法,但简言之,如尼可拉斯·卢曼(Niklas Luhmann)所说,社会不是被人们定义的,而是被他们认为重要,或赋予重要性的分别和差异所定义的。

  在公元1世纪,对于基督徒来说,他们必须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肉。因为古代文化里大部分的肉都来自献祭,祭司会卖掉这些牺牲来赚钱,这是他们获利的一个重要途径。问题是,那时候基督徒是否被允许吃那些来自异教献祭活动的肉。

  不过,你可以抱着中立的态度来讨论古代吃什么肉,但在今天的社会讨论同一问题的时候,一定会有情感上的代入,很难采取一种旁观者的态度,

  因为你卷入太深了。

  文汇报:您刚才提到一个社会理论,能否谈谈您怎样看待人文学术与社会科学之间的关系?

  哈特穆特·莱平:我们所有人都在使用现代社会科学的概念,从社会学、经济学和其他领域借用概念对我们非常有帮助。但我们也总是会看到,这些模式不可避免地流于空泛。因此我们的任务就是将历史和人类的多样性带进来,这个形式,也是一种道德要求——看到古代历史中的个体,给这些个体以发声的权利,倾听他们,不仅仅说你是属于这个或那个社会团体的。要看到他们个体的分歧、争论,看到他们各自面对的问题,个人如何面对整个生命进程遭遇的困境。

  在这里我要提到19世纪的瑞士历史学家雅各·布克哈特 (Jacob Burckhardt)。 布 克 哈特对其他人、其他古代文化都心怀敬意,这是相当重要的,这也是人文学术给社会的一项基本的、重要的贡献。因为现代社会必须建立在尊重他人的理念之上,我们也试图教出这些。这并不意味着你接受所有东西。每个社会都需要规则,需要定义什么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你必须能够理解另一方的想法,必须对其他人抱有基本的尊重。

作者简介

姓名:李纯一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