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当代中国 >> 中国要闻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60年
2009年09月16日 10:0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倪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打印 纠错 分享 推荐 浏览量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相关文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0年前毛泽东同志激情洋溢地说:“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掌握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民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理想追求。民主,也是近现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

  60年前,当人民领袖毛泽东自豪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的时候,近现代中国为民主捐躯的先行者和先烈们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理想之花。中国人民踏上了当家作主的康庄大道。

从“九三学社不要解散”谈起

  60年前的故事:

  1949年春的一天下午,住在香山的毛泽东,乘车来到北京城内。今天,他是来拜访北平师范大学代校长汤璪真、文学院院长黎锦熙、地理系主任黄国璋,与他们畅叙友情。

  黎锦熙这位著名的语言学家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的好朋友。他对毛泽东说,新中国将要诞生,北平九三学社的人数不多,这个团体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正准备宣布解散。毛泽东听了后诚恳地对他们说,九三学社不要解散,应该认真团结科学、文教界的知名人士,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从毛泽东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伟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中国民主政治的蓝图——民主党派“积极参政,共同建设新中国”。

  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说过: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地位的根本变化。他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从此,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道路”。

  这幅民主政治蓝图,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次谈话后不久,6月15日至19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人民团体等23个单位的代表134人,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宋庆龄在政协报到的照片

              

 

1949年9月17日晚,毛泽东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在签到处签到。

  9月21日下午7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胜利召开了。大会在欢快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场外鸣放的54响礼炮中隆重开幕,全体代表激动不已,起立热烈鼓掌长达5分钟,因为这次会议将宣布新中国的诞生。

  在会上选出来的中央人民政府7位主席、副主席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宋庆龄、李济深、张澜3人当选为副主席。

  10月1日下午3点,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共同筹建新中国的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政党制度。

  亲历者实录:

  成思危,这位海内外著名的经济学家,是民建的成员。他曾经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还担任过化工部副部长,1996年起担任了民建中央主席,1998年起历任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谈到我们的政党制度,他深有体会:“西方的政党制度是‘打橄榄球’,一定要把对方压倒。我们的政党制度是‘唱大合唱’,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共事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保持社会的和谐。要大合唱,就要有指挥,这个指挥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胜任。”

  海外有评论说中国的民主党派人士在政府任职多是“坐虚位”、“无实权”,成思危说,这不符合实际情况,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在担任化工部副部长的时候,我对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是完全有权作出决策的。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我负责证券法、农村金融的执法检查。我和中共党籍的副委员长一样,也是独当一面的。”

  按照苏联、东欧的政治体制,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都是一党制。在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民主党派还要不要存在,也曾经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

  毛泽东的态度很明确:“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磨难,邓小平在此基础上提出了16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邓小平认为,在当今中国,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和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

  在现代政治中,政党制度已经成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是西方国家那样的两党制或多党竞争制,也不是一些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特色。

  这一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神圣的一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进入讨论区 关注社科网官方微博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今日热点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4小时排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