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世界古代中古史
竖立起“塑像金头”的查理曼 ——论结巴诺特克《查理大帝事迹》中的神学隐喻
2018年03月20日 09:30 来源:《历史教学》 作者:朱君杙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结巴诺特克“查理曼竖立了一尊新塑像金头”的神谕指的是加洛林帝国是一个与古代罗马帝国毫无关系的全新帝国,它具有世界性帝国的辉煌,但也不是一个永恒的世俗政权。结巴诺特克将自己对于加洛林帝国神学历史地位的这一认知充分融入到《查理大帝事迹》的撰写中,既充分强调了它的世界性和一度强盛的国势,又对它的暂时性和最终覆灭的宿命抱有深深的忧虑。

  关 键 词:结巴诺特克/塑像金头/查理曼/《查理大帝事迹》/神学隐喻

  标题注释:本文为2015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加洛林王朝史学编纂与王室宫廷互动关系研究”(项目编号:15CSS007)、2013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攻关项目“法兰克时代核心历史文献的汉译与研究”(批准文号:13&ZD103)、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东北师范大学哲学社会科学校内青年基金项目(项目编号:16QX012)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朱君杙,东北师范大学世界文明史研究中心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加洛林王朝史学史、西欧中古史、中西史学比较。

 

  在加洛林时代,一共诞生了两部以查理曼为传主的帝王传记,其中一部是由圣高尔修道院的修士结巴诺特克创作的《查理大帝事迹》。结巴诺特克在这部传记的篇头以《旧约圣经·但以理书》中的“大像梦”为背景,创造了一则“查理曼竖立了一尊新塑像金头”的神谕,表明了由查理曼创立的加洛林帝国在历史神学中的地位并预示了它的未来走向,而《查理大帝事迹》的内容则围绕这则神谕启示铺陈展开。本文将对“查理曼竖立了一尊新塑像金头”的神谕所指及与正文的关系展开剖析论述。

  一、结巴诺特克的“塑像金头”神学隐喻

  查理曼是加洛林王朝史上最伟大的帝王,800年,查理曼在罗马圣彼得教堂被教宗利奥三世加冕,使自476年消失的皇帝称号重新出现在拉丁西方,这一重大事件不仅对当时的政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也在神学意识形态领域引发了争议的波澜,查理曼统御的加洛林帝国究竟是古罗马帝国的延续,还是一个新生的帝国,9世纪的神学家们结合《圣经》、教父著作中的神学知识给出了不同的神学解答。在9世纪80年代,圣高尔修道院的一位修士,称自己“结巴无牙”的诺特克也参与到这种神学阐释中,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探讨这一问题,而是以为皇帝查理曼立传的形式展现自己对于加洛林帝国神学历史地位的认知。结巴诺特克是一位修士,不像同样为查理曼立传的爱因哈德那样是一位俗人修道院院长,所以,他比爱因哈德更具神学思想,也更为看重《圣经》中的神学启示。结巴诺特克在《查理大帝事迹》中首先以一则带有预言性质的神谕开篇:

  当同时掌管各国命运和更序的全能的世界主宰把一座华贵的塑像——即罗马人——的半铁半泥的脚砸碎之后,他凭借卓越的查理的双手在法兰克人中间竖立起另外一座毫无逊色的塑像的精金头颅……①

  如果想要理解结巴诺特克“塑像金头”神谕的神学含义,必须首先对基督教“四大帝国”的历史神学有所了解,因为结巴诺特克“塑像金头”的神谕是依据“四大帝国”更迭的“大像”隐喻创作出来的,“塑像金头”的竖立是在另一尊塑像的半铁半泥的脚被砸碎之后方才发生的,据《旧约圣经·但以理书》的记载,新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梦见了一尊“大像”:

  这像甚高,极其光耀,这像的头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于是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稗被风吹散,无处可寻,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②

  犹太虏民中的一位哲士但以理对尼布甲尼撒二世阐释了此梦,认为此梦预示着人世间将先后出现四大世界性帝国,尼布甲尼撒二世的新巴比伦王国是“大像”的金头,银胸是第二国、铜腹是第三国、铁腿和半铁半泥的脚是第四国,打碎金、银、铜、铁、泥塑像的石头被但以理解释成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③后世基督教会的神学注疏家们将《旧约圣经·但以理书》中的“大像”梦和“四大兽”梦结合在一起阐释,认为在“四大帝国”之后,耶稣基督将再次降临人间,届时一切世俗政权将被摧毁湮灭,耶稣为王的“上帝之国”将会成为永恒,正如打碎大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圣哲罗姆在注疏《但以理书》的时候,将金头认定为新巴比伦王国、银胸认定为波斯帝国、铜腹认定为亚历山大的希腊王国、铁腿和半铁半泥的脚认定为罗马帝国,“半铁半泥”意味着罗马帝国需要蛮族人的帮助。④

  “大像”梦构成了结巴诺特克“塑像金头”神谕的叙事前提和背景,但其历史神学的意涵却被他突破和改写,“大像”梦隐喻了新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四大帝国前后相继并最后被基督为王的“上帝之国”所取代的历史轨迹。结巴诺特克的神谕强调在“四大帝国”的塑像被砸碎后,耶稣基督并未马上复临人间,而是出现了一尊新的塑像,新塑像的金头是由查理曼创立的,也就是说第二尊塑像的金头指代的是查理曼的加洛林帝国。从这则神谕的内容可以看出,结巴诺特克认为古代的罗马帝国已经彻底灭亡了,因为“世界的主宰已经把一座华贵塑像的半铁半泥的脚(指代罗马人)砸碎了”。⑤查理曼创立的加洛林帝国是一个与古代罗马帝国毫无关系的全新帝国,因为“世界主宰凭借查理曼的双手又在法兰克人的中间竖立起一座新的毫无逊色的塑像的精金头颅”。⑥800年,查理曼被教宗利奥三世加冕后,关于加洛林帝国的神学历史地位,以维埃纳主教阿多和洛布斯修道院院长法尔昆为代表的神学家们认为,加洛林帝国是古罗马帝国的接续,仍然属于历史神学的第四大帝国的范畴。而结巴诺特克则强调加洛林帝国是一个与古代罗马帝国毫无关系的全新帝国,他的这一认知并非其本人的臆想,而是时代观念的产物,反映了9世纪中后期的人们渴望延迟世界末日来临的社会心理。尽管奥古斯丁反对人们推测世界末日来临的时间,但许多神学家还是在好奇、恐惧等各种心理状态的支配下不断推测世界将会存在多久,宛如推测一个人的寿命一样。中世纪早期流行的各种世界年表(annus mutidi chronology)大多认为世界将会存在6000年之久,当尘世达到6000岁时,“敌基督”和耶稣基督将会先后到来。而尘世将于耶稣“道成肉身”后的第几年达到6000年的寿命极限则是一个存有争议的问题。中世纪早期的人们先是认为世界将会在500年达到寿命的极限,后来又更改了世界年龄的计算方法,推迟了这一年份,认为世界将会在800年达到6000岁的寿命极限。理查德·兰德斯(Richard Landes)认为,中世纪早期的人们推迟世界寿命极限到来的时间是出于对世界末日来临的恐惧,兰德斯为此展开了深入的研究,他查阅了许多相关的史料,最后得出结论:从现存大多数的史料来看,耶稣统治人间的千年王国的到来时间被具有奥古斯丁思维的教士们有意延迟。⑦而查理曼恰好在800年被罗马教宗加冕为帝,这一时间点刚好是通常认为的,世界6000岁寿命极限的时间临界点,这两大时间点的重合表明“大像”梦的预示在某种程度上失效了,世界并未在800年终结,相反尘世中又诞生了一个新的世俗大帝国,为了与新的历史现实相呼应,结巴诺特克以“大像”梦的启示为背景又创造了一个新的神谕启示,认为在预示着四大帝国前后相继的“大像”被砸碎之后,世界主宰又竖立了一尊新的塑像,预示着尘世将会再经历一次新的四大帝国的更迭,查理曼的加洛林帝国是新塑像的金头,至于继其后的三大帝国则并未进一步提及。

  结巴诺特克的《查理曼事迹》虽然以加洛林帝国巅峰盛世的缔造者——查理曼作为传主,但却隐含了它必然走向衰落和灭亡的寓意。结巴诺特克生活在9世纪中后期的加洛林世界,对于加洛林帝国由盛而衰的历史轨迹已经有所感悟,其时,一代雄主查理曼已亡故了半个多世纪之久,其子虔诚者路易嗣位后帝国由盛世的顶点开始向下滑落,在虔诚者路易统治的晚年因领土分割继承纠纷而引发了虔诚者路易与其几位儿子之间旷日持久的纷争和混战。虔诚者路易逝后,其三个儿子——罗退尔、日耳曼路易和秃头查理继续内战并在843年签订了《凡尔登条约》,将加洛林帝国“一分为三”。但三四十年之后,加洛林王族中一个多病无能的胖子却不费刀兵之力幸运地将多块分裂的加洛林同宗国家统合了起来。876年,胖子查理继承了从东法兰克王国分离出来的阿勒曼尼亚,他的兄长巴伐利亚的卡洛曼中风后,胖子查理又继承了意大利的领土,881年教宗约翰八世册封他为皇帝,次年他又继承了其兄弟年轻人路易(Louis the Younger)的萨克森和巴伐利亚,实现了整个东法兰克王国的统一,884年,他的堂侄卡洛曼二世崩逝,胖子查理又继承了西法兰克王国,这是加洛林世界继843年分崩离析后的又一次统一。胖子查理虽然幸运地统一了加洛林帝国,但由于本身的庸懦无能,根本无力弹压麾下强势的贵族显贵和野心勃勃的王族亲属,因此也就无力再现查理曼时代的盛世,甚至连保住皇位和维持帝国统一的目标,胖子查理也实现得力不从心。在这样一个灰暗的时代里,人们目睹查理曼的子孙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一代不如一代,感到加洛林帝国的末日可能不久将至。这一时期流行的“查理曼幻梦”的传说就反映了人们看衰帝国国势的悲观思想:一天晚上查理曼梦见某人正在向他走近并交给他一把剑(i.e.,the emblem of rulership)剑上有用古高地德语(Old High German)写成的四个词:RAHT/RADOLEIBA/NASG/ENTL,查理曼清醒后向他人请教如何解释这一梦,但爱因哈德却说只有皇帝本人才能够解释这一幻梦。查理曼尝试着解梦,他认为RAHT表明他统治时期的长久,而RADOLEIBA表明长久统治的终结,他的几个儿子之间出现了政治的裂隙。NASG表明其儿子的儿子们最为糟糕的时代,而ENTL则可以从两方面来解释,它可能预示着世界的末日,也可能预示着加洛林家族的末日,加洛林家族中将不会再有人统治法兰克。⑧结巴诺特克也深受此种看衰帝国国运的悲观思想的影响,他的“塑像金头”的神谕虽未直接明言,但却隐约表明加洛林帝国也不是一个永恒的世俗政权,它必将随着时光的流逝被新的世俗帝国政权所取代,因为它只是新塑像的金头,继其后必然会出现银胸、铜腹、铁腿和半铁半泥的脚所预示的世俗政权,这样才能构成一尊完整的新塑像,形成一个新的完整的“四大帝国”的更迭轨迹。结巴诺特克在《查理大帝事迹》篇头抛出的这则神谕提纲挈领地阐述了正文意图铺陈的核心思想——查理曼是新的世界性帝国的创造者,其国势如黄金一样坚固耐用,无法打碎。与曾祖查理曼同名的胖子查理承接了这一帝国,但结巴诺特克对他能否如其曾祖一样坚守黄金般的国运深表怀疑和忧虑。

作者简介

姓名:朱君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