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世界古代中古史
罗马建城的历史书写与罗马人身份认同构建
2019年12月31日 09:13 来源:《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3期 作者:蔡丽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关于罗马建城的历史书写是塑造罗马国家形象和构建作为“罗马人”身份认同的渠道。围绕罗慕路斯建城的传统叙述从三个方面构建了“罗马人”观念:第一,关于双生子和母狼的传说,从地方传说升华内化为作为“罗马人”的文化标识;第二,萨宾妇女故事把“罗马人”构建为开放而非封闭的群体,罗马国家和社会是意大利人血缘与姻缘构筑的族网,是开放和多元社会;第三,罗慕路斯早期经历外化为与希腊文化联系的纽带,通过王统,罗马人成为希腊文化圈中的一员。公元前3世纪罗马历史书写中的这些要素一直被保留下来,到公元前1世纪,罗慕路斯成为罗马国家的缔造者、制度的制定者,罗马历史上的英雄,作为罗马人身份认同载体的使命业已完成,帝国神话取而代之。

  关 键 词:罗马人/罗马建城/罗慕路斯/历史书写/身份认同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罗马人的历史书写与身份认同研究”(17BSS010)。

  作者简介:蔡丽娟,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族群认同(ethnicity)一是指对于所属族群的自我认知,二是指族群在互相交往中,构建自我和被另一族群构建特征的动态过程①。公民权被做是“罗马人”认同的标志,芬利就把“罗马人”认同归结为“公民身份”:“他们既不是一个民族,也不是一个种族,而是一个正式定义的团体,即罗马公民团体的成员……公民身份承载许多活动领域中一系列关联的特权和义务,这些特权和义务是由法律界定,而且严格保护起来的。这是严格意义上的等级资格,尤其是在‘外来者’的人数开始显著增加的时候。”②霍尔(Jonathan M.Hall)也认为法律意义之下的公民身份是罗马人认同的方式,与希腊文化圈以神话血统作为纽带的民族认同方式不同,罗马人缺乏以神的血统作为纽带的“民族内核”,其认同从很早开始就是基于拉丁人(Latins)、萨宾人(Sabines)、埃特鲁利亚人(Etruscans)等民族在法律关系之下的联合,霍尔把它归纳为"Romanitas"(罗马性),即作为一个缺乏民族内核只是在法律状态下的文化联系③。实际上,把公民身份作为罗马人的认同源于罗马历史书写过程中对罗马人自我身份构建的结果。然而,正如邓奇(Emma Dench)所说,流传下来的古代作家的作品大多完成于公元前1世纪之后,此时意大利通过获得不同程度的罗马公民权已成为一个整体。因此,关于谁是“罗马人”,古代作家关于罗马人一开始就是公民身份的看法很容易被现代读者看做“自然的”身份认同④。显然,公民权作为“罗马人”身份标志出现的时间可能在公元前4世纪之后,特别是同盟战争时期,其目的在于回应当时最受关注的关于公民权的争论问题。把公民权与罗马建城直接联系起来,是古代历史学家从对当时情形的认知出发,对罗马早期历史进行的重构。在关于罗马建城的书写中,半人半神的英雄罗慕路斯成为重构的中心,围绕他的出生和功绩构建起罗马国家的形象,构建作为“罗马人”具有的特征。这些构建带有为罗马国家和民族辩护的色彩,同时培育了以意大利人为核心的爱国主义情感。

  罗马早期历史因为缺乏文字材料处在迷雾之中,但是公元前1世纪的古代作家却都完整地叙述了建城历史。他们一致认为,罗马城市第一个建立者是罗慕路斯,他和孪生兄弟勒莫斯(Remus)是战神马尔斯和维斯塔贞女西尔维娅(Rhea Silvia)的儿子。双生子一出生就被扔到台伯河,被来此地喝水的母狼哺育,后被牧人抚养。之所以被丢弃,是因为他们的外祖父努米托尔(Numitor)的王位被兄弟阿米利乌斯(Amulius)阴谋篡夺后,为了清除努米托尔的后人对王位的威胁,阿米利乌斯迫使努米托尔的女儿西尔维娅成为维斯塔贞女。努米托尔属于阿尔巴(Alba)王统,埃涅阿斯的儿子,尤路斯(Iulus)是阿尔巴城市的创建者。阿尔巴是拉提乌姆(Latium)地区最主要的城市。从埃涅阿斯和尤路斯之后的第七代是阿米利乌斯。罗慕路斯长大后推翻阿米利乌斯统治,复归王位于外祖父努米托尔,并在他和勒莫斯被丢弃的台伯河附近建造一座新城。由于都希望获得神兆,罗慕路斯在帕拉丁山,勒莫斯在阿芬丁通过鸟兆观察神意。勒慕斯先看见6只鸟,但是罗慕路斯强调说,尽管他的鸟兆后出现,但是他看见12只鸟,这样,罗慕路斯获得建立新城的资格。罗慕路斯希望他所建立的新城将被证明是好战的,因为鸟习惯于血和捕食。罗慕路斯在建城时,当时的人们认为,一座防御土墙就能够保卫城市,因此开始建造城墙。勒莫斯从罗慕路斯建造的城墙上跳过并因此被杀,他成为第一个用鲜血为新城献祭的牺牲。因为城里缺乏居民,罗慕路斯建立的新城实际上是空的。于是,他在附近一带的树林里建了避难所(Asylum),很快就有很多已经聚在那里的人们涌进城里,这些人包括拉丁人和托斯卡纳(Tuscan)牧人,甚至还有跨海来到这里的人,如弗里吉亚人(Phrygian),他们是在埃涅阿斯的带领下来到这里的,而阿卡迪亚人(Arcadian)是和埃万德尔(Evander)一道来到这里的。罗慕路斯聚集他们,形成了由各种人群组成的共同体。但是,如果只有男人,罗马只能持续一代,罗马人便向邻邦人寻求妻子,但是遭到拒绝,因此便使用武力抢夺妇女,这一行为带来了战争。罗慕路斯用计谋劫掠萨宾妇女为妻子,最后,罗慕路斯和塔提乌斯(Tatius,萨宾国王)订立和平条约,萨宾人离开家乡移居到罗马,萨宾人与他们的女婿(罗马人)分享财富。他们的力量迅速增长,王(罗慕路斯)为国家做了这样的安排:年轻人(20-40岁)按照部落分组,负责参加步兵和骑兵抵御来犯者,但是国家政策的制定权在老人们的手上,他们被称为“父辈”,在国家中具有权威,并且因为年长而成为“元老院”成员⑤。

  罗马建城是关于背叛和复仇的故事,现代学者往往把建城故事看做公元前4世纪后期大希腊地区的反罗马宣传,是仇视罗马的反映。但是,从李维和普鲁塔克都把萨宾妇女被劫事件与罗马婚姻的起源联系起来看,这一观点未必正确。李维叙述:“据传,有个姿色和美貌远超出其他人的少女,被某个叫塔拉西乌斯的手下的一伙人抢走;当许多人询问他们把她劫持给谁时,为使谁也不能侵害她,他们反复喊道,是劫持给塔拉西乌斯的;这种喊叫由此成了婚礼上的喊叫。”⑥普鲁塔克也叙述道:“这样一来,从古到今罗马人在举行婚礼时一直保持着呼喊塔拉西乌斯这一风习,就像希腊人呼喊许墨奈乌斯一样;因为据说塔拉西乌斯得到这样一位娇妻是幸运的。”不过,普鲁塔克同时记载了另一种说法,他的朋友、一位学识高深的迦太基人告诉他,塔拉西乌斯是罗慕路斯给那次抢劫中定下的一句口号:所有抢到了少女的都呼喊“塔拉西乌斯!”⑦

  尽管有许多不确定,但是关于罗马建城的传统叙述中包含的三个方面的内容对于罗马人身份认同的理解有着明确意义。第一,城市的神圣性质。罗马城市创始者有着神圣血缘,他属于半人半神的精灵。“有城墙环绕的城市”的最原初“边界”是绕城一圈神圣不可触犯的地带,即受神明庇护的地带⑧。第二,母狼与罗马人的民族特性。他们是母狼和战神马尔斯的种族和后裔,好战、嗜血。第三,罗马人的组成。罗马人是意大利人混合而成的整体,罗马是一个开放和多元社会。罗慕路斯建避难所和对萨宾妇女的劫掠以及之后与萨宾人的融合,形成了以血缘为基础的公民社会。这三个方面的内容既有真实历史留下来的痕迹,又有罗马人在不同时期对自我认同的构建。

  关于双生子成为群体领袖、被母狼哺育以及建造带有围墙的城市(Urbs),这些故事具有一定的历史真实成分,很可能是印欧人的生活方式在拉提乌姆地区留下的印记,之后升华为地方神话。现代学者研究发现,印欧人群中的未成年男性往往会在居住中心的边缘地带集聚成群,新的聚居地会吸引周边逃亡奴隶、罪犯和逃亡者的到来。这些聚到一处的年轻人可能成为贵族或者国王的侍从。罗慕路斯和勒莫斯率领的年轻人和逃犯可能就是这样的群体,他们的建城故事也可能源于印欧人的传统故事⑨。同类故事在印欧人群的其他地方也有流传,如波斯大王居鲁士、阿卡德王国的建立者萨尔贡,他们与罗慕路斯的出生和经历大致相同⑩。可以想象,这些相同的故事情节是对原初生活方式的记忆,被古代作家构建而成为起源神话。在李维的著作中也可以找到这些记忆的踪迹,他记载了法比乌斯家族(Fabii)抵抗维伊(Veii)的故事:法比乌斯家族306名士兵出发了,“他们全部都为贵族”,率领跟随他们的一群人,“这群人中有部分是个人,属于他们的亲属和亲密的朋友”(11)。跟随他们的一群人可能来自于依附于贵族的聚居在边缘地区的年轻人。在叙述塔克文即将发动战争时,李维写道:“在罗马的青年人中有一些年轻人,还有那些并非贫穷阶层的后裔,他们的欢乐在君主制下更加宽松,这些塔克文族年轻人的同龄人和密友已经习惯于以国王的生活方式生活了。”(12)这些说明,公元前5世纪,私人和以贵族为中心的群体战争同时存在,像罗慕路斯率领的一群年轻人在其他地区建立起居民点,并成为一支独立的群体,在远古时期是建立新的居住地的重要方式,宗族传统也在此基础之上形成起来。尽管李维并没有记载法比乌斯家族私人战争的后半部分,但是,私人战争传统无疑根植于意大利中部的宗族(gentes)传统(13)。

  远离居住中心在其他地方聚在一起的年轻人通常被称为狼,从一些部落和个人的名字中都包含“狼”的含义便可以获得一些证实,如吕西亚人(Lycii)、来库古(Lycurgus)。母狼哺育罗慕路斯和勒莫斯,把狼的本性赋予他们正是这一传统的映照(14)。战神马尔斯往往被视做远离居住中心的年轻人的保护神。马尔斯是三月之神,三月是旧历一年中开始的月份(15)。当一个共同体在新的指挥官之下建立起来时,马尔斯便成为这群好战的战士的保护神,军队向马尔斯祈求保护和胜利。在最早的拉丁文本carmen arvale(耕地哥)中,呼喊神的名字为fere Mars(啊,野地的马尔斯),祈求他跳上门槛。战争开始前,马尔斯要被警醒:马尔斯,保持警惕!虽然不能证明马尔斯是最古老的神,但是马尔斯与狼、年轻人、新的开始与孪生子联系,都说明印欧人原初生活方式在罗马建城传说中留下深深的印记。另外,在意大利,马尔斯还与一种仪式有关,这一仪式中,青年人就要被送去在别的地方建立新团体。马尔斯代表新的开始以及是年轻人的保护者和引导者,二者的结合对于双生子和他们的跟随者来说,是最合适的保护神(16)。马尔斯被看做双生子的父亲既是对原初人群起源的解释,同时也具有罗马人好战、勇猛、嗜血的抽象意义。

  考古学家安德烈·卡兰迪尼(Andrea Carandini)是极少数接受罗慕路斯和勒莫斯为真实历史人物的现代学者之一。诚然,这一传说仍然处在迷雾之中。坎佩尼亚的涅维尤斯(Naevius,270-201 BC)是最早记载罗慕路斯事迹的人。他在公元前235年写作的一部戏剧中以罗慕路斯和勒莫斯的童年为主题。涅维尤斯参加过第一次布匿战争,并写作了《布匿战争》(Belllrrm Punicum)。史诗以罗马的视角叙述和赞颂罗马国家的成就,记载罗马的起源传统。“就在这一年(公元前235年),诗人涅维尤斯在人民面前上演了他的剧本,马尔库斯·瓦罗(Marcus Varro)在他的第一本著作《论诗人》中,说涅维尤斯参加了第一次布匿战争,还说,诗人自己也叙述了这次战争。但是,李锡尼(Porcius Licinius)在接下来的诗中说道,罗马是后来才有诗歌艺术: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之中,缪斯才来到罗慕路斯的勇士的国家”(17)。李维记载,公元前296年,营造官森尼乌斯(Cnaeus)和昆图斯·阿古利乌斯(Quintus Ogulnius)建造了罗慕路斯和勒慕斯在无花果树边上的铜像,表现了婴儿时期的建城者被母狼哺育的画面(18)。公元前266年,母狼哺育孪生子的画面又出现在银币上(19)。死于公元前289年的叙拉古僭主阿加托克利斯(Agathocles,生于361 BC,304-289 BC在位)的宫廷历史学家卡利亚斯(Callias)也提及孪生兄弟的故事。双生子和母狼的传说在海外也已经流行,如开俄斯的一位罗马友人立起了一块碑,以展示罗慕路斯和勒莫斯的族谱(20)。

  从这些材料来看,公元前3世纪之后,双生子与母狼的关系在罗马建城的历史写作中已经成为不可分割的部分。如果考察4世纪之后罗马与拉丁人城市之间的关系,就会发现,传统中“狼”的后裔的范围在扩大,不仅仅指罗马人,还包括拉丁人。拉丁人是居住于古代意大利中部拉提乌姆地区的部落,位于今天的拉齐奥(Lazio)。公元前1000年前后,维拉诺瓦人占领翁布里亚人和埃特鲁利亚。拉丁人就是他们之中的一支,他们使用的是拉丁语,生活在台伯河河谷(21)。拉丁人不仅有共同语言(拉丁语),还有共同宗教信仰和共同血缘。在神话传说中,他们的祖先是拉提努斯(Latinus),在阿尔巴山(Monte Albano)有他的崇拜地,崇拜者除了拉丁人之外,还有罗马人。罗马人之前可能受制于阿尔巴的拉丁人,罗慕路斯对阿尔巴·隆加王统的干扰与前述居鲁士等人推翻米底的情节非常相似,居鲁士的母亲是米底公主(22),罗慕路斯的母亲则是阿尔巴王努米托尔的女儿。可能到了王政时代后期罗马才成为拉丁地区的主宰,李维记载王政时期第三个国王图鲁斯·豪斯提利乌斯(Tullus Hostilius,前673-前642在位)消灭了阿尔巴城,“罗马因阿尔巴的毁灭而发展。公民人数翻一番……他遴选阿尔巴的首领为元老……为使这一新民族的某些增加到所有等级的势力中,他从阿尔巴人中选出十个骑兵支队,从同一补充中补足了旧军团,登记了新军团”(23)。消灭阿尔巴之后,罗马在拉提乌姆地区的势力大为增长,从波里比阿记载的公元前509/508年与迦太基的条约中可以知道罗马已经取得了对拉提乌姆地区的霸权以及对拉丁邻居的话语权。条约规定,迦太基人不能伤害阿尔代亚(Ardea,原始港口),安提乌(Antium),劳伦特(Laurentes),塞色伊(Circeii),特拉齐纳(Tarracina)以及其他已经归服罗马的拉丁人。对于那些还没有归服的拉丁人,迦太基也不能干扰这些城市。迦太基人不能在拉丁人的土地上建立堡垒。即使他们进入了这些地区,也不能在此过夜(24)。

  公元前5世纪早期,罗马与拉丁人争夺土地的战争非常激烈。然而,公元前5-前4世纪,与拉丁人和睦相处也非常重要,因为他们都面临来自亚平宁山上意大利语族人(Italic)的威胁,在不伤害感情的情况下,维护与拉丁人的友好关系共同抵御意大利语族人对拉提乌姆的侵犯也十分必要。因此罗马与拉丁人城市之间是战争与和平共存。公元前415年,罗马人受托在阿尔巴山上举办拉丁节,标志着罗马势力开始上升。此后,罗马对拉丁城市的优势开始显现出来,当几个拉丁城市发生争端时,罗马采取的措施是同他们中的一个或者两个单独签订条约,这些城市中最有名的就是拉维尼乌姆。但是,这些并不意味着,与罗马签订条约的拉丁城市可以与罗马平起平坐;相反,意味着罗马公然蔑视拉丁同盟,因为只要对罗马有利,它便与拉丁同盟中的愿意合作的任何成员结盟(25)。如公元前381年,拉丁城市图斯库伦(Tusculum)获准加入罗马国家,罗马人正式授予他们罗马公民权。一个拉丁城市获得了罗马授予的特权,并从拉丁公社变成罗马公社,保留自己的城市组织和自治政府,成为罗马人最原始的组成部分。公元前338年,大拉丁战争结束之后,罗马与各拉丁城市分别订立条约,拉丁城市成为罗马的附庸,同时罗马人给各城市罗马公民权或者半公民权,拉丁城市正式成为罗马的一员(26)。除了作为罗马国家的成员之外,拉丁人的时代一去不回。从此,拉提乌姆和罗马形成了如此紧密和不可分割的整体,后来维吉尔才能够这样描写拉丁人:除罗马人外,他们也是世界的统治者。可以推测,随着公元前4世纪拉丁人接受罗马的统治,拉丁人也成为罗马起源神话中的不可缺的组成部分。到公元前3世纪中期罗马开始历史写作时,双生子与母狼的故事中就包含进来拉丁人,这一传说上升为带有地域色彩的起源故事,成为对过去的集体记忆符号(27),也是“罗马人”的文化认同的标记。

  奥古斯都时代,意大利人成为拥有完全公民权的罗马人,李维拥有更加宽泛的“罗马人”概念。在谈到罗马内部等级斗争导致埃魁人(Aequi)和伏尔西人(Volsci)入侵时说道:“不受法律制约正在毁掉罗马人的尚武传统,罗马也不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之前他们针对其他国家的敌意和争吵现在转向了自己;‘狼们’因为彼此间的盛怒而瞎了眼睛,现在是(埃魁人和伏尔西人)毁灭他们的时候了。”(28)埃魁人和伏尔西人是属于意大利语族的山民,他们有着亲缘关系(29),与包括拉丁人在内的罗马人形成对比。同样,李维在叙述与高卢人之间战争时,也是把拉丁人包括在“罗马人”概念之内。李维说道,罗马军队包括拉丁人和同盟者的军队,他们的数量超过罗马人,“第三天,对面的敌人全体出动下到场地中间。当他们列队准备战斗时,一只被狼从山上追赶下来的雌鹿穿过平地,在两列军队之间穿梭。接着,它们又反方向跑,雌鹿跑向高卢人,狼则跑向罗马人。在两个队列之间一条通道为狼打开,然而,雌鹿却被高卢人所杀……而在这边,狼没有被伤害,看起来很好,马尔斯的狼使我们想起马尔斯种族和建城者”(30)。“狼”的民族不仅包括罗马人,还有拉丁人和同盟者。这些表明,从公元前4世纪开始,罗马建城中的母狼和双生子的传说随着罗马在拉丁战争中获胜而成为包括拉丁人在内的罗马人的身份认同标识。

  双生子与母狼传说内化为“罗马人”的标记,成为连接罗马与拉丁城市之间关系的纽带。关于萨宾妇女的历史书写则是从拉丁人群体外部即婚姻构建起与罗马人的联系,以说明罗马人是怎样形成的。

作者简介

姓名:蔡丽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