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世界近代史
【文萃】记忆建构与民族主义:近代塞尔维亚历史中的科索沃传奇
2020年04月02日 09:13 来源:《世界历史》2019年第5期 作者:黄艳红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389年科索沃战役之后,塞尔维亚人围绕这一事件,以各种方式构建和延续的传统,被称为科索沃神话或传奇。本文将在国际学界现有研究的基础上,对科索沃传奇的历史背景、形成过程,尤其是它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塞尔维亚民族主义的影响做一个较为详尽的梳理。同时借鉴记忆研究的某些理论,对科索沃传奇的历史认知意义进行探讨。

  作为历史事件的科索沃战役

  科索沃传说与科索沃战役的真相有所不同,这是记忆与历史之间的差别。在塞尔维亚人的记忆中,1389年的这场战役标志着塞尔维亚帝国的灭亡和奥斯曼奴役的起点,是民族独立的终结和“全部不幸的过去”的开端。但历史学的研究表明,这种记忆放大了科索沃战役的意义,这个事件很难被视为中世纪塞尔维亚历史命运的根本转折点。

  从12世纪后半期到14世纪中叶,塞尔维亚人是巴尔干地区的一支重要力量,当时涅曼尼奇王朝统一了塞尔维亚各部落,并首次将科索沃地区并入塞尔维亚王国。1346年,国王杜山自称“塞尔维亚人和希腊人的皇帝”,并向拜占庭帝国大举扩张。这段辉煌的历史后来在塞尔维亚人的记忆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记。

  1371年9月,土军与塞尔维亚人在马理查河谷展开激战,塞军战败。学界认为,对土耳其征服巴尔干的历史而言,这场战役的重要性仅次于1453年攻占君士坦丁堡,从此土耳其人确立对巴尔干的统治只是个时间问题。在随后出现的地方势力中,一个出身并不显赫的诸侯拉扎尔实力最强,此人就是科索沃战役中的塞军首领。于是,塞尔维亚帝国通过一个地方诸侯在记忆中延续了下来。

  1389年,土耳其人向科索沃进军,这个地方是巴尔干半岛南部的地理中心和交通枢纽。6月28日,拉扎尔和布朗科维奇率领的塞尔维亚军队与土耳其苏丹穆拉德一世统帅的军队,在离普里什蒂纳不远的科索沃原野展开战斗,拉扎尔和穆拉德都在战役中死去。在后来的集体记忆中,科索沃战役被视为塞尔维亚丧失民族独立的日子,这个说法并不确切。实际上,拉扎尔的继承人仍以苏丹封臣的身份保持着半自治的地位,塞尔维亚真正完全丧失独立是在1459年。

  传奇的构建

  科索沃传说中的两大主题是英雄主义和背叛。米罗什·奥比利奇是英雄主义的化身,背叛者就是拉扎尔的女婿武科·布朗科维奇,相传他与岳父一起出征但临阵叛逃,这直接导致塞军战败。这三个人构成传说的核心。第一个将科索沃传奇的关键情节作为一个整体呈现的是作家毛罗·奥尔比尼。他于1601年出版的《斯拉夫人的王国》展现了英雄主义和背叛这两个关键主题。但这一叙述不仅放大了科索沃战役的意义,其主要角色与历史实际也相差甚大。如果说重建真实发生的科索沃战役属于“第一层次的历史”,本文的重点则是关注从这一历史事件衍生出的神话的构建和演变以及对它在特定时代的意义,尤其是它作为集体记忆的政治功能,这是科索沃战役的“第二层次的历史”。

  拉扎尔作为殉道者和圣徒的角色是最早被定型的,在这个过程中,教会起了关键作用。牧首达尼洛撰写了有关拉扎尔的颂词,此后又有一些匿名作者撰写了颂词。这些文字将拉扎尔在科索沃的命运解释为圣徒一般的殉道,拉扎尔死后不久即被封为圣徒。对拉扎尔的神圣化带来的一个后果是,科索沃战役具有了它本来没有的历史转折意义:塞尔维亚的历史被划分为前科索沃时期和后科索沃时期,前者是光荣和独立的时代,后者是奴役和期待被解放的苦难期。科索沃战役被视为一场民族灾难。

  科索沃传说中的基督教色彩还体现在其他元素上。根据19世纪初记录的一首民歌的说法,拉扎尔曾在战役前夜与其武士们举行“最后的晚餐”。最后的晚餐、晚餐上的指控以及随后奥比利奇刺杀苏丹、布朗科维奇勾结土耳其人并临阵脱逃,在文本资料中都是相当晚才出现的,而最早将它们串联在一起的,则是战役过去两个多世纪后毛罗·奥尔比尼的著作。

  令人困惑的是,在塞尔维亚的文献中,长期不见米罗什的名字。南斯拉夫学者拉德?米哈里契奇认为,保加利亚和土耳其的文献可能是从民间传说中得知这个名字的。但可以确定,米罗什即使确有其人,他的地位也不可能像后来传说中那样高,传说他也是拉扎尔的女婿,18世纪记录下的《科索沃战役之歌》就是这么说的。《斯拉夫人的王国》中,米罗什也已经被说成是拉扎尔的女婿。米罗什的故事在塞尔维亚被确立下来。

  作为米罗什的对立面,科索沃传奇中的背叛主题则是对武科·布朗科维奇这一历史人物的严重歪曲。19世纪末以来,不断有历史学家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布朗科维奇在战场上背叛拉扎尔并不战而退。从战役之后的实际行动来看,布朗科维奇始终在抵抗,最后死在土耳其人的牢狱中。米哈里契奇推测,布朗科维奇背叛一说可能在16世纪的口传文化中就已经存在。它与米罗什的英雄主义主题平行发展,奥尔比尼肯定吸收了口传故事的元素,并将这两个关键主题结合成一个合乎逻辑的完整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说,记忆中的背叛主题是塞尔维亚民众情绪的某种投射,但投射很不幸地聚焦在了布朗科维奇个人身上。“叛徒布朗科维奇”随着《科索沃战役之歌》而植根于塞尔维亚人的集体记忆。与此同时,这一完整的科索沃传奇也成为塞尔维亚民族意识中的“元叙事”:分裂和背叛、英雄主义和复仇、民族和国家的复活。这些元素将在19世纪兴起的民族主义运动中被进一步发挥。

作者简介

姓名:黄艳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