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史学理论与史学史
康拉德的全球史叙事
2019年09月12日 09: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浩 字号

内容摘要:当下,各种学术论坛和会议标题加上“全球视野下的”或“全球语境中的”等前缀蔚然成风。然而,何为全球史,它的研究对象是什么、边界在哪里该书甫一面世就受到欧洲学界好评,随后被译成瑞典语和意大利语。康拉德将该书德文版改写成英文,2016年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下,各种学术论坛和会议标题加上“全球视野下的”或“全球语境中的”等前缀蔚然成风。然而,何为全球史,它的研究对象是什么、边界在哪里,当下如何书写全球史,对这些问题的回答见仁见智。德国中生代历史学家塞巴斯蒂安·康拉德在著作Globalgeschichte: Eine Einführung中将全球史定义为一种历史学分析,通过它把现象、事件和进程放置于全球语境之中。

  该书甫一面世就受到欧洲学界好评,随后被译成瑞典语和意大利语。康拉德将该书德文版改写成英文,2016年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定名为What Is Global History。这并不是简单的德译英,而是相当于重新写了一本书。比较而言,What Is Global History是一部以问题为导向的专著,更多地思考全球史研究中的空间、时间等概念,而Globalgeschichte: Eine Einführung则是一部全面介绍全球史理论与方法的导论读物。中文版《全球史导论》依据德文版翻译而成,由商务印书馆2018年9月推出。

  全球史是一种视角

  “全球史是一种视角”,作者认为,全球背景可分为三种形式:具有全球视野的历史、关于全球互联的历史、以全球性整合为背景的历史。全球史与跨国史和全球化的历史等概念有重合之处,它们均不受民族国家、帝国或其他政治单元的约束。全球史理论的核心是反民族国家叙事和反欧洲中心主义叙事。作者从空间转向、相关历史、同步性、民族和(读者)定位五个方面,对全球史的界定进行了补充说明。全球史带来的影响是积极的:抛弃了内源性的解释模式,即不再把历史的盛衰直接归因于单个个体、社会和文化;但是,也不能将全球史绝对化,它不是万灵膏。

  在世界历史书写中,史家自身文化的优越性往往被设为前提,对外部世界采用“他者化”的策略,如希罗多德《历史》中的波斯。这种文明与野蛮的二分法,长期主导着历史的书写。大航海时代,人们产生了认知外部世界和对异文化的兴趣,16世纪后许多地方出现了全球层面的世界史。随着商业网络和帝国结构的持续深化,18世纪西欧出现一种更复杂的“寰宇史”(Universalgeschichte),史家试图对整个社会和现有知识体系作一种群像式描述。随着19世纪历史学的专业化,一套关注民族国家的“进步史观”得以确立。这时的世界史是一种西方霸权式的叙事,带有明显的欧洲中心主义色彩:其他地区的世界史书写可以概括为对欧洲输出的历史书写的一种反应——吸收、改造或抵抗。与“进步史观”相对的是“文明史观”,以汤因比《历史研究》为代表。1945年以后的世界史书写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有唯物史观、年鉴学派、世界体系理论,还有对欧洲中心主义“元叙事”构成威胁的后殖民研究和底层研究。

  全球史在英语国家(特别是美国)一枝独秀的现象,与英语的强势以及英语学术刊物所衍生的权威紧密相关。对英美国家全球史研究机构分析后发现:美国全球史家在草创之际几乎都来自于区域研究领域;英国的全球史则是帝国史的翻版。全球史从一开始就烙上了盎格鲁—撒克逊的印记。世界许多地区表现出对全球史方法的普遍怀疑,将其视为帝国主义的侵占和西方历史观的全球性扩张。民族国家史在许多地区尚未遭到摈弃,在许多非洲国家,历史学者的政治任务首先是国家建构,即便是像德国这样的西方国家,历史长期以来也与德意志民族史画等号。作者将中国新世纪以来的世界史和全球史发展态势归纳为三点:对西方中心论的批判、对中国现代化道路特殊性的探索、全球史的流行与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和政治大国的地位息息相关。

作者简介

姓名:陈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