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学术报告厅
钱乘旦教授在南京大学讲学
2017年06月08日 16:25 来源:南京大学历史学院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2017年5月26日下午16:00,应南京大学邀请,英国史研究巨擘钱乘旦教授重返母校并在仙林校区举行了题为“西方民主的历史与现实”的讲座。

关键词:钱乘旦;教授;民主;南京大学;讲学

作者简介:

  2017年5月26日下午16:00,应南京大学邀请,英国史研究巨擘钱乘旦教授重返母校并在仙林校区举行了题为“西方民主的历史与现实”的讲座。钱乘旦教授现为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世界史研究院院长,英国皇家历史学会通讯会士,代表著作包括《工业革命与英国工人阶级》《在传统与变革之间:英国文化模式溯源》等,主编《英国通史》(六卷)《世界现代化历程》(十卷)等。讲座由历史学院世界历史系主任洪邮生教授主持,历史学院诸位老师以及全校二百余名同学共同聆听了钱乘旦教授的精彩讲座。

  钱乘旦教授指出,西方民主远非人们的理想化想象,而是经过了漫长的历史发展阶段,并在不断的阐释和实践中逐渐发展和异化,从而塑造了今天西方民主的图景。西方常常将民主的源头追溯至古典时期的民主制。古典时期,希腊半岛城邦林立,即便是对于最为庞大的希腊城邦而言也面对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就城邦内部而言,城邦公民相较于奴隶而言,仍然是占据绝对少数的群体。因此,面对着城邦内、外尖锐的矛盾和冲突,唯有完全依赖于城邦公民的力量,才能应对城邦内、外的威胁。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中,古典时期民主制才逐渐萌芽并得以发展。古典时期雅典民主制的具体表现为民主的机制,包括执政官、五百人院、公民大会和司法制度。钱乘旦教授指出,古典时期的民主制与今天西方的民主制存在巨大的差异,这一时期的民主制是古希腊各城邦为了整合公民力量以应对社会问题的制度设计。古典时期的民主制有利于统合公民力量,希腊在希波战争中取得的胜利进一步加强了城邦公民对民主制优越性的认可。然而,伯罗奔尼撒战争中,以雅典为代表的、被认为有着优越的民主制的同盟的失败,使得人们开始质疑并重新思考民主制的优越性。在希腊半岛陷入纷争时,马其顿乘虚而入,最终将希腊半岛纳入版图。马其顿在亚历山大大帝的带领下,领土和势力范围得到了巨大的扩展,然而,在马其顿踏足的地区,古典式的民主制并未随之扩展到各个地区,马其顿反而在征服的地区建立起强大的专制统治,希腊古典式民主制在马其顿扩张的历史发展进程中被遗忘了。罗马被视为希腊的继承者,但是罗马没有实行希腊古典民主制。罗马是一个高度统一、整合的国家,并未保留希腊式的城邦,也就没有古典民主制的载体,这一方面是因为罗马不断进行领土扩张的发展道路要求一个能够顺应军事需求的制度,古典式的民主制无法满足这一要求;另一方面,罗马的人口远远超过希腊城邦,庞大的人口使得以城邦为基础的公民大会难以实践。

  罗马衰落之后,欧洲进入中世纪封建社会,封建制将权力牢牢地固化在土地之上,土地的不断分封也就意味着与土地相结合的权力也被不断分割,因此,中世纪欧洲社会呈现出碎片化的形态。文艺复兴之后,随着近代早期中央力量的不断强化,强大的中央力量最终将碎片化的社会逐渐整合,民族国家随之形成。民族国家早期阶段有相关的议事机构,但是以议会等为代表的议事机构的出现并不能等同于民主制的确立。以英国为例,议会最迟在13世纪早期就已经形成,但是其远远不是民主的议事机构,也不能作为民主制的体现。到都铎王朝时期,议会成为专制君主的统治机构,直到光荣革命才将权力从君王一个人享有的专制君主制转变为一群人共享的贵族寡头制。从1832年议会改革开始,英国才开始真正步入民主化改革的轨道,最终于1928年完成了政治民主化改革。可以看出,议会在英国历史的不同发展阶段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是在1928年之前,议会的存在并不等同于民主的实现。但是英国毕竟率先完成了民主制改革,因此对西方民主制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另一个起到推动作用的国家是美国。美国虽然与英国在民主制道路方面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但是美国构建起来的民主制也有着自己突出的特点。首先,美国在宪政实践上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原则;其次,美国在宪政架构上体现了人们主权的原则;第三,由人民主权所引发出来的代议制也是美国的重要贡献。由此,美国在构建民主制理论和实践上,确立了自身宪政制度的合法性,从而真正在权力合法性上脱离英国,成为独立的宪政个体,也使得“人民的代表代表人民统治人民”的理论合法性得到最终确认。除此之外,法国也对西方民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法国大革命后,法国以希腊古典民主制为模板创建宪政制度,但是法国此后法国混乱不断。直到第三共和国才终于摒弃直接民主,而接受了代议制民主制。法国的历史发展也向人们表明,直接的希腊古典民主是不可恢复的。

  西方民主制的重要理论基础在于统治权的合法性,统治权的合法性来源于人民授权,这一过程则是通过投票完成的。但是,如今西方国家实行的投票制不尽相同。以英国为代表的国家实行的是多数获胜制,但是这样的选举制度极易造成“相对多数”,加之投票率因素,常常会形成“多数服从少数”的民主制悖论。另一方面,以德国和意大利为代表的国家实行的是比例选举制,相较于多数获胜制而言,比例选举制的制度安排要更加“民主”,但是却带来了多党竞争的问题,使得一个政府要上台就必须形成联合政府,但是因为各党政治理念和利益的差异,使得政府难以维持稳定,从这个意义而言,多数获胜制带来的两党制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有着积极的影响。因此,民主制在今天的西方社会呈现出理想与现实脱节的现象。民主制在今天的西方国家也有着重要的作用。首先,民主制提供了一种用非暴力的手段解决权力更替和分配的问题;其次,民主制提供了民众宣泄不满的渠道,从而维护了国家和社会稳定;第三,民主制在理论层面上解决了权力合法性的问题。

  钱乘旦教授最后指出,民主制是现在西方国家普遍的制度框架,在深入理解其历史以及相关民主制含义和运作机制之前,单纯的赞扬和批判都是不可取的,对民主制问题的充分理解和交流有利于消解人们彼此之间的误解。在持续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钱乘旦教授颇具启发性的讲座得到同学们的积极回应,讲座现场气氛热烈。钱乘旦教授也就英国脱欧等问题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深化了同学们对西方民主历史和现实的理解和认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