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学术动态
瘟疫加剧雅典城邦衰落
2018年05月08日 08: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洪祥 字号
关键词:瘟疫;雅典;希腊;雅典城邦;战争

内容摘要:瘟疫对人类而言,既是生存的危机,又是发展的转机,防控得法,人类就会变得更加坚强,反之则是对人类生存的沉重打击。

关键词:瘟疫;雅典;希腊;雅典城邦;战争

作者简介:

  回顾几千年文明史,人类与瘟疫的斗争从未停歇,瘟疫一直是对人类文明生存和发展的巨大威胁,历史上最早有史料记载的瘟疫是公元前1350年古埃及爆发的天花。公元前430年至前427年,雅典城邦爆发的瘟疫则是史料记载较为详尽的一次天灾,被视为人类历史上十大瘟疫之首。瘟疫爆发之时,正值古代希腊最大规模的内战——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雅典与斯巴达进行着激烈的军事对抗。突发的瘟疫对雅典城邦造成沉重打击,是雅典在此次战争中败北的重要因素之一。

  战争对瘟疫传播推波助澜

  为了争夺希腊的控制权,公元前431年,古代希腊最大的两个城邦——斯巴达和雅典爆发了战争,长达27年之久,史称“伯罗奔尼撒战争”(前431—前404)。这是古代希腊世界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导致古希腊文明由盛转衰。战争爆发的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雅典城邦爆发瘟疫,并且持续大约三年之久,著名历史学家、后来担任雅典十将军之一的修昔底德对其进行了详细记载。

  修昔底德描述说,在此次瘟疫中,患者的病情分为四个阶段:从头部发高烧等症状到病情恶化,转移到胸部;疼痛、剧烈咳嗽;腹部疼痛、呕吐、痉挛;肠道出现严重的溃烂、腹泻,直至死亡。雅典人认为,此次瘟疫起源于埃塞俄比亚,然后传到埃及、利比亚以及波斯帝国的大部分领土,最后通过贸易路线传入港口城市比雷埃夫斯,进而传入雅典城。因此,瘟疫爆发后,雅典城邦加强了对该港口的监管。

  公元前430年春,斯巴达占据雅典城外的乡村,雅典城邦又把绝大多数乡村居民全部迁入雅典城内。瘟疫在封闭、人口拥挤、缺乏卫生设施的雅典城迅速蔓延,大约四分之一的雅典公民死于这场瘟疫。这场瘟疫究竟是何种疾病造成的呢?19 世纪英国著名史学家乔治·格罗特提出了“发疹伤寒(斑疹伤寒)说”,此后的学者则提出了鼠疫、麻疹、流感、天花等说法。

  历史上流行的瘟疫大都发生在城市,这是因为城市人口更加稠密,接触更加频繁,为疾病的传播提供了途经。以雅典城为例,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前,雅典城邦的人口已经超过了25万人。雅典城内的住宅普遍狭小而简陋,没有排水设备,人们经常把污水、废物泼到街上。当战争来临后,原本居住在乡村的雅典人短期内集聚在雅典城内,在拥挤、肮脏与封闭的环境中,瘟疫的蔓延一发而不可收拾。

  如果说城市是瘟疫爆发的渊薮,那么战争则是瘟疫爆发的开路者和放大器。纵观战争和瘟疫,它们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对社会秩序造成广泛而剧烈的破坏。乡村的雅典人迁移到雅典城内后,大都没有房屋可以居住。炎热的天气、拥挤并且空气不流通的住处、战争带来的精神压力,使得他们在罹患瘟疫后大量死亡,死尸、污染的水源则导致了更大的灾难。由此可见,战争常常“助病为虐”,对瘟疫的流行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苦苦寻找防治办法

  由于缺乏隔离措施,人们在照顾病人的过程中很容易受到感染,患者数量急剧增加。起初,雅典人怀疑疾病是斯巴达人在井水中投毒造成的。当确定此次疾病是可怕的瘟疫后,雅典人避之唯恐不及,苦苦思考如何予以防治。

  雅典居民试验了各种药方,但都没有奏效,而且照顾病人的家属和医生也先后染病死亡。绝望的雅典人开始相信一切都是宿命,希望通过扩建阿波罗神殿,祈求神灵遏制瘟疫。古代文献并没有提及雅典瘟疫何以在持续三年后得以结束,也许得益于医学之父、马其顿王国御医希波克拉底的隔离政策。

  瘟疫爆发后不久,希波克拉底就冒着生命危险前往雅典,一面调查疫情,一面探寻病因及解救方法。不久,他发现全城只有一种人没有染上瘟疫,那就是每天与火打交道的铁匠。火起到了隔绝与净化空气的作用,希波克拉底幸运地找到了遏止瘟疫的有效手段。于是,他让雅典民众在街头燃烧带有香味的植物,利用植物香油的成分,杀死空气中的病菌,疫情由此得到了控制。为了纪念他的功德,雅典民众特意制作了一尊铁制塑像,铭文写道:谨以此纪念全城居民的拯救者和恩人。

  对雅典城邦造成沉重打击

  瘟疫对社会的影响不只是因为其致病能力,而且在于它对民众心态的影响。瘟疫爆发后,雅典社会秩序陷于混乱,人们开始及时行乐,公开地放纵自己,不少人决定迅速地花费掉金钱,以追求快乐。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雅典社会风气的变化。

  瘟疫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战争的走向。雅典的首席将军、民主政治领袖伯里克利也染病而死,这使得雅典陷入了无休止的、混乱的党派纷争之中,所带来的内耗是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失败的主要原因。战败后的雅典沦落为希腊世界的二流城邦,丧失了原有的霸主地位。

  古典时代,雅典是希腊世界的文化中心,聚集了全希腊最卓越的思想家、艺术家、历史学家、科学家,比如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德谟克利特,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亚里士多德,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修昔底德,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喜剧之父阿里斯多芬等,那时的雅典人曾骄傲地宣称,“我们的城市是全希腊的学校”。然而,瘟疫与战争使雅典再也难以恢复往日的荣耀。公元前427年此次瘟疫结束后,雅典虽然仍坚持与斯巴达作战,但是到公元前404年,终因人力和物力的匮乏而向斯巴达投降,被迫签订屈辱的和约,斯巴达自此取得了希腊霸权。从此,古希腊文明开始迅速走向衰落。

  瑞典病理学家弗克汉斯曾经说过,“人类的历史即其疾病的历史”。美国著名历史学家麦克尼尔在其《瘟疫与人》一书中也指出:“传染病在历史上出现的年代早于人类,未来也将会和人类天长地久地共存,而且,它也一定会和从前一样,是人类历史中的一项基本参数以及决定因子。”瘟疫对人类而言,既是生存的危机,又是发展的转机,防控得法,人类就会变得更加坚强,反之则是对人类生存的沉重打击。

  (作者单位: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周洪祥 工作单位: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