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学术动态
两德统一的历史遗留问题仍待解决
2020年11月12日 10: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安然 字号
2020年11月12日 10: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安然

内容摘要:俄罗斯智库瓦尔代俱乐部官网最近刊登了莱因哈德·克拉姆的文章,在德国统一30年后,对德国统一和东西部融合的成效进行了探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俄罗斯智库瓦尔代俱乐部官网最近刊登了该智库外籍研究员、欧洲合作与和平区域办事处(维也纳)主任莱因哈德·克拉姆(Reinhard Krumm)的文章,该文章在德国统一30年后,对德国统一和东西部融合的成效进行了探讨。

  德国东部经济情况有很大改善

  克拉姆认为,总的来说,东德人和西德人对统一都有积极的看法。然而,二者缺少的是对德国现状的共同理念。就统一本身而言,东德和西德的历史经验并没有结合起来以借此形成一个新的、具有包容性的德国身份,而不仅仅是 “德国加东部”(Germany plus the East)的概念。

  在当时,人们对德国统一结果的预测可谓五花八门。但是,统一显然是合乎逻辑的结果,尽管特定时间内出现了两个德国,但历史不允许永远出现这种情况。德国统一30年后的今天,德国联邦议会主席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uble)称德国的统一是“历史性的幸运之举”。他注意到,二战后分裂的德国人是最不相信团结的。任何内阁政府都没有成熟的对策,“这是人们最无法想象的事情”,但当时的情况确实如此。

  克拉姆表示,1990年之后,在每年10月3日的官方统一日,德国人和他们的邻国都想知道这一巨大的努力取得了多大的成功,东德和西德之间的差距是否已经缩小或完全消失。不用说,分析的内容年年都在变化,但最终的结论仍未揭晓。

  德国政府最初启动了一个复杂的从西向东的货币转移体系。由于德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改善东部5个州的财政、基础设施和教育符合联邦政府的利益。这笔钱是由西部各州和联邦政府拨出的。为此,德国引入了一项税收,要求每一位德国公民都为东德的改革提供资金。

  德国统一后,许多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也面临着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德国东西部都必须应对强大的全球化挑战。传统工业企业必须进行现代化改造,它们的蓝领工人必须适应新环境,并在迅速发展的服务业中成为白领工人。两个地区的中产阶级都必须适应这种情况并开始缩小彼此间的差距。尽管如此,东部的上层阶级仍然没有西部富裕。

  如果我们看看德国东西部收入的差异,就会看到另一幅图景。1993年,东德人的收入约占西德收入的72%,到2018年,这一比例为89%。专家们认为,由于购买力的差异,这一差距甚至更小。在德国东部旅行的话,你会看到基础设施投资和城市中心现代化的证据。东德的许多地方看起来比西德更现代。通信设施在一定程度上更可靠,高速公路更平整、更新,机场设计良好、功能齐全。这种积极的转变不仅在东德,而且在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也可以看到。

  德国东西部的生活条件开始趋同。居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相似,居民的生活满意度几乎相同,特别是在20—30岁的男性和女性中。莱比锡是时髦的大学城。只有在65岁以上的人群中,东西方之间的差异依然显著。总的来说,在德国有一种潜在的感觉,那就是在提高东部地区的生活水平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东西部思维的统一有待完成

  在克拉姆看来,东西部某些居民之间的固有成见难以改变。一些东德人认为西德人傲慢自大,无法理解另一半德国人不得不忍受的苦难。一些西德人认为东德人不够感恩,缺乏自我激励,不愿掌握自己的命运。

  统一的好处之一,即西部提供的支援和指导,在东部公民眼中却成了一个缺点。早先,东部居民对美好生活的期望高得不切实际,而且还希望实现真正的统一,而不是“合并”。换句话说,他们希望在平等的条件下走到一起,而不是简单地被西部吞并。比如西德宪法中规定的那样一个委员会来讨论修改德国宪法。现实情况是,有些人认为东德只是简单地加入了现有的国家。

  此外,西部通过接管或关闭几乎所有东德工业公司来管理经济改革的做法,仍然留下了苦涩的味道。英国历史学家亚历山大·克拉克森(Alexander Clarkson)对此曾使用过“羞辱”这个词,至今仍有相当多的东德人对这个词有感觉。毕竟,东德人不得不改变他们生活中的几乎一切,而西德基本上维持着现状。

  尽管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来自东德,但该国大多数精英人士(16个州的总理、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媒体公司的负责人)主要来自西德。德国西部精英向东部的转移有所放缓,但仍在发生。即使在东德,西德人也占据了大多数领导职位。其中一个原因是西德人利用了他们的关系网,而东德人在统一后则失去了这些关系。

  不过,统一本身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根据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最近的一份报告,有三个主要话题可以成为德国东部居民和西部居民共同对话的起点。

  1.对德国的正面描述,包括对过去的责任;

  2.在未来,工作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组织性,人们需要为此做好准备;

  3.在气候变化、社会变化和数字变化时代的团结意识。

  克拉姆表示,很明显,德国的统一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这对于一般的转变来说是正确的。美国剧作家、散文家阿瑟·米勒(Arthur Miller)于1990年5月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对德国人的不安》的文章。阿瑟·米勒在文章中对德国持怀疑态度,甚至感到不安,他对统一后德国的政治体制提出疑问,质疑它能否坚持下去。而30年后的今天,这种对政治体制韧性的质疑,更有可能出现在美国身上。相比之下,德国似乎是更稳定、更可靠的国家。克拉姆认为,统一30年后的德国在面对不确定未来的众多挑战方面已经处于强势地位。

作者简介

姓名:安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