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原创首发
本土主义在美国“周期性发作” 美国学者剖析其反民主本质
2017年03月17日 07: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字号

内容摘要:第三,即使是已进入美国的移民,也大多处于弱势地位,本土主义会使其面临被污名化风险,并因为社会排斥和暴力令其不敢维护自身权利,最终使其生存和发展途径受阻。

关键词:美国学者;主义;民主;移民;美国人

作者简介:

  在美国,移民问题一直是政界、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之一。近期,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两度签署了暂时禁止个别伊斯兰国家公民入境,并暂停难民接纳项目的行政命令,再次将舆论推至高潮。有评论称,美国正处于本土主义(nativism)的“复发期”。何为“本土主义”?它在美国是怎样产生和发展的?它为何“复发”?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美国学者。

  “仇外”源于“恐外”

  “本土主义”是指认为本国国民比外来移民重要、敌视“新来者”的观念和态度,以及优先保护本国国民利益的政策。美国美利坚大学历史学教授阿兰·M.克劳特(Alan M. Kraut)告诉本报记者,本土主义在美国“历史悠久”,其本源是对外来者的恐惧——恐惧他们与本国人竞争工作机会、公共服务,恐惧他们带来不同的政治、社会、宗教理念,挑战本地固有的思想和文化。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本土主义”中的“本国人”并非指美洲大陆的原住民印第安人,而是指13个英属北美殖民地居民的后裔。

  美国范德堡大学历史学副教授保罗·A.克雷默(Paul A. Kramer)表示,本土主义者一方面自视优越、厌恶外来者,另一方面自感面对“侵略”和“污染”是脆弱的,需要保护。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经济学教授吉拉德·弗里德曼(Gerald Friedman)表示,本土主义观念在以下群体中最为常见:白人、基督教新教教徒、生活在远离东西海岸的农村地区的人、受教育水平较低者。他们认为美国是特殊的国度,信仰基督教的美国白人是特殊的民族,纯洁且易受到外来者的“腐蚀”。本土主义将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们分裂为“真正的美国人”与“腐化的外国人”,并将美国的一切问题归罪于后者。

  本土主义由来已久

  弗里德曼说,本土主义可谓是美国政治和社会的“传统”,美国开国元勋之一本杰明·富兰克林就曾是一名本土主义者。他在1751年写道:“英国人建立的宾夕法尼亚州为何要成为外国人的殖民地?他们不久后将数量大增以至于将我们德国化,而不是我们将他们英国化,他们永不会采用我们的语言或风俗习惯,也不会拥有我们的肤色。”此处的“外国人”指的是18世纪早期移民至英属纽约省(包括现在的纽约州、新泽西州、宾夕法尼亚州东部等地)的德国人,富兰克林担心他们会对当地的英国文化和英语构成威胁。不过,他后来改变了这一立场。

  美国独立后寻求对国家身份的定义,虽然它自建立之初就具有文化多元的特点,但与英国的联系很难切断。在当时的背景下,团结统一是这个新成立的国家生存下去的关键条件,因此许多美国人对欧洲移民抱有敌意。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法国曾出兵支持,法国士兵把革命的思想带回法国,推动了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但美国人随后担心法国会对美国发动侵略战争,这促使国会在1798年通过《客籍法和惩治叛乱法》,将新移民申请加入美国国籍的条件从在美国居住满5年延长至14年,并允许美国总统下令将被视为“危险”或者来自敌对国家的非美国公民关押入狱或驱逐出境。

  不过,本土主义作为一种系统的、连贯的政治运动在美国真正起步的标志并不是《客籍法和惩治叛乱法》的出台,而是19世纪中期的“一无所知”(Know Nothing)运动。此后,美国还出现过若干次本土主义热潮,例如:19世纪70—80年代反对中国移民(主要在西海岸),1882年签署了美国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限禁法案《排华法案》;20世纪早期反对东南欧移民,当时美国一些知名学者声称东南欧国家民族无法被归化,会污染美国人的基因库、民主制度和生活方式;20世纪80年代开始反对墨西哥等中美洲国家移民,目标主要是非法移民;“9·11”事件后“伊斯兰恐惧症”急剧加深,中东国家移民常被看作美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阻碍移民生存发展渠道

  弗里德曼说,美国当前盛行的本土主义与历史上的本土主义浪潮非常相似,它是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民族主义,是对外国、外国人、外来移民以及“异质”思想、文化的敌意,支持限制对外贸易措施等信念和立场的综合,同时还包含对都市中的“世界人”(cosmopolitans,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事物打交道、心态开放的人)的敌意。然而,美国最成功的产业,如娱乐产业、高科技产业、高等教育等,对移民劳动力、外来思想和外部市场的依赖程度很高,本土主义无疑会妨碍这些产业的发展,进而伤害国民经济和文化软实力。而且,本土主义在本质上是反民主的,因为它否认其他文化和思想的合理合法性。

  克劳特也谈到,21世纪美国的本土主义与过往没有实质区别,本土主义已成为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它在今日“复发”是因为一系列因素将其推向了“前台”:以“9·11”事件为首的恐怖袭击频发,2007—2008年金融危机对美国经济造成巨大且持久的冲击,经济不景气的形势下人们格外担心就业竞争和生活水平降低,以及非法移民大量增加等。纵观历史,本土主义在美国是“周期性爆发”的,虽不至于对美国构成致命威胁,但每次“发作”都会造成冲突和紧张局势,并对特定群体造成实质性损害。

  克雷默表示,本土主义会促成针对特定群体的移民禁令的制定和实施,给美国带来多方面不良影响。第一,移民为美国提供了可观的人力资本,其中不乏各行业的佼佼者,“排外”有碍美国经济、文化、科研等多领域的发展。第二,对外来者的开放和欢迎是美国作为世界强国之一的实力体现和担当,关闭移民“大门”不仅可能招致其他国家对美国移民政策的批评,还会损伤其代表性的价值观和制度文化。第三,即使是已进入美国的移民,也大多处于弱势地位,本土主义会使其面临被污名化风险,并因为社会排斥和暴力令其不敢维护自身权利,最终使其生存和发展途径受阻。

  (本报华盛顿3月15日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