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原创首发
论帝俄晚期的西伯利亚开发 ——王晓菊研究员在世界历史研究所作学术讲座
2019年07月17日 15: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崔蕊满 字号

内容摘要:2019年 7月 1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王晓菊研究员在本所作题为《帝俄晚期的西伯利亚开发》的学术讲座,鲍宏铮主持讲座。亚历山大批语折射出沙皇及以沙皇为核心的沙俄政府对西伯利亚的重新审视与深刻反思,反映了西伯利亚开发对于当时俄国的迫切性。王晓菊研究员认为, 19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俄国在西伯利亚开发中接连不断地实施一系列重大举措,包括修铁路、促移民、办大学、废流放等,尤其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建和废除西伯利亚流放制度,更是促进了西伯利亚的发展,至1917年俄国革命爆发前,在短短30多年里。总之,王晓菊研究员以俄国史、东北亚国际关系史为背景,多方位阐释了帝俄晚期特别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西伯利亚开发的动因与进程,为深入解读西伯利亚历史乃至俄罗斯历史提供新视角,且为丰富边疆治理理论提供一个实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9年7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王晓菊研究员在本所作题为《帝俄晚期的西伯利亚开发》的学术讲座,鲍宏铮主持讲座。世界历史研究所俄罗斯东欧史研究室、西欧北美史研究室及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世界历史系部分学者和博士生参加了此次报告会。

  王晓菊研究员作报告 本网记者 崔蕊满/摄

  报告会现场 本网记者 崔蕊满/摄

  鲍宏铮主持讲座 本网记者 崔蕊满/摄

  王晓菊主要研究方向为俄罗斯历史,尤其对西伯利亚史研究颇深。她用1886年“沙皇亚历山大三世批语”贯穿整场报告会:“我看过西伯利亚总督们的一些报告,我应当以遗憾和抱愧的心情承认,对于这块富饶却荒芜的边区,迄今为止政府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满足它的需要。现在是时候了,早该是时候了”。这段看似平常的批语实际上并不平常,其字里行间蕴含着大量耐人寻味的信息,对探析沙俄时代的西伯利亚开发具有重要的史料意义。

  王晓菊研究员首先介绍了西伯利亚的富饶以及缘何荒芜。早在17世纪,西伯利亚最吸引俄国人眼球的是毛皮,特别是貂皮在欧洲市场上十分畅销,有“金羊毛”“软黄金”之称。圣彼得堡科学院院士、德裔历史学家格·弗·米勒教授将西伯利亚誉为“聚宝盆”,俄罗斯民族科学先驱米·瓦·罗蒙诺索夫于1763年大胆地预言“俄国的强盛有赖于西伯利亚”。然而,在长达三百多年的时间里,富饶的西伯利亚为何荒芜?亚历山大批语给出了答案:“迄今为止政府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满足它的需要”:西伯利亚辽阔而偏僻,俄国政府“鞭长莫及”;西伯利亚被当作“罪孽的袋子”,俄国政府实行“惩罚式的垦殖”政策,“西伯利亚流放”几乎是尽人皆知的字眼;西伯利亚的地缘政治意义尚未凸显,俄国的对外战略以欧洲为重心。

  亚历山大批语折射出沙皇及以沙皇为核心的沙俄政府对西伯利亚的重新审视与深刻反思,反映了西伯利亚开发对于当时俄国的迫切性。王晓菊研究员认为,19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俄国在西伯利亚开发中接连不断地实施一系列重大举措,包括修铁路、促移民、办大学、废流放等,尤其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修建和废除西伯利亚流放制度,更是促进了西伯利亚的发展,至1917年俄国革命爆发前,在短短30多年里,西伯利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亚历山大批语里的最后一句话:“现在是时候了,早该是时候了”,明晰地反映出西伯利亚开发的紧迫性:俄国资本主义迅猛发展,西伯利亚的社会经济价值扶摇直上;东北亚国际格局风云变幻,西伯利亚的地缘政治意义与日俱增;亚历山大批语对西伯利亚开发进程具有重要推动作用,其深刻意涵值得细心解读和领会。

  总之,王晓菊研究员以俄国史、东北亚国际关系史为背景,多方位阐释了帝俄晚期特别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西伯利亚开发的动因与进程,为深入解读西伯利亚历史乃至俄罗斯历史提供新视角,且为丰富边疆治理理论提供一个实证。

  会后,王晓菊研究员就西伯利亚的农业开发、土著居民等问题与相关专家学者进行了交流,大家进行了热烈的互动。

作者简介

姓名:崔蕊满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