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专门史
章太炎先生的最后五年
2017年11月03日 09:23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尚君 字号

内容摘要:2014年 6月在浙江余杭召开《章太炎全集》首批八册出版座谈会,我曾参加,当时估计全集最后完成,似乎至少还要五到十年,无论文献之搜辑、整理、鉴别、出版,难度都非常高。他给参与国联满洲调查团的著名外交家顾维钧去信,列举历史上因出使“或囚或杀”的洪皓、左懋第的榜样,希望顾慷慨成行,藉此揭露日本拼凑满洲国、分裂中国的阴谋。章太炎去世时,鲁迅在上海,但没有参加悼念公祭,连挽联也未送,似乎有些失礼,但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天,则连续写了《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深情回忆了众多往事,赞颂“战斗的文章,乃是先生一生中最大、最持久的业绩”。

关键词:国联;先生;学生;调查团;满洲;全集;章太炎;民族;出版;抗日

作者简介:

  他给参与国联满洲调查团的著名外交家顾维钧去信,列举历史上因出使“或囚或杀”的洪皓、左懋第的榜样,希望顾慷慨成行,藉此揭露日本拼凑满洲国、分裂中国的阴谋。他说:“足下此行,为日人所忌,其极不过一死耳。牺牲一身,而可以彰日人之暴行,启国联之义愤,为利于中国者正大,岂徒口舌折冲所可同比耶!”虽然鼓励顾要不惜一死以求真相,有些责人过甚,但此责人也正是太炎先生所愿自任者,知他虽自感身体已甚衰竭,但报国之情全未稍减。

  2014年6月在浙江余杭召开《章太炎全集》首批八册出版座谈会,我曾参加,当时估计全集最后完成,似乎至少还要五到十年,无论文献之搜辑、整理、鉴别、出版,难度都非常高。真没想到仅仅三年后,全集已经圆满且保证学术质量地出版问世,在此应该对所涉各方,包括章先生家人之鼎力支持,整理者之殚精竭虑,出版社之投入把关,以及余杭地方政府之竭诚支持,表达充分的敬意。

  因为我不治近代学术与近代史,对章先生最出色当行的经子小学也所知甚少,仅能就粗浅之阅读谈些看法。

  在三年前的出版座谈会上,我主要谈《太炎文录续编》中文章所看到的他在国家民族大义方面贯彻始终的立场。包括1932年上海淞沪停战以后,他写了关于“一·二八”事件过程的叙述,对十九路军抗日业绩的赞颂,包括他为段祺瑞等许多北洋旧人所撰寿序或者为国民革命牺牲的其他人物写的碑志之中,能感觉到他坚持一贯立场,完全是基于国家民族大义,不是为个人。他的生命最后五年和他早年思想并未有任何隔绝和改变。

  在最近出版的《太炎文录补编》《书信集》以及《附录》中,见到更多的新资料,揭示他晚年积极入世,参与民族生存斗争的所作所为,许多内容至今读来,均足令人动容。

  热河抗战发生后,他多次驰书国民军总司令冯玉祥,认为“今日可与敌人一决雌雄者,惟兄一人”,并乐于见到冯与张学良之接洽,告诫在民族危机之时不要过多考虑个人荣辱进退:“但求立功救国,何论名位高卑乎!”他还为冯具体出主意,认为冯“所据察哈尔地方,本七国、秦、汉间云中定襄旧郡,与郭汾阳倡议朔方何异”,即指出热、察一带是可以兴王,可以成为民族复兴的主要基地的要地。热河战事结束后,他更建议冯重视培养人才,为长期抗战作充分准备。他致信宋哲元,赞其所部虽军备未充,“而能挺进肉搏,一战杀敌过万人,岂独甲午以来所未有,即远溯鸦片战争至今,曷尝睹此”。尤其关注河北特别是北京一带军事、文化之动态,对北京大学可能南迁,对伪主溥仪可能南据旧京,对北京可能成为首度沦陷之地,他给冯长信,不无忧虑地指出“蚩蚩群氓固已望敌之入矣”,愿当汉奸者大有人在,他警告冯不要如蒙恬、岳飞那样自弃武装,束手受戮,而应以一年为期,“捐猜疑,除苛政,明赏罚”,达成“兵练械精”,迎接更大的战事。虽然抗战全面爆发在太炎先生身后一年多,但他早在近两年前就已经看到中日间必有一战的大势,亦部分了解“中枢亦渐有经画”。

  众所周知,由于历史原因,太炎先生与孙中山、蒋介石一系陈见甚深,来往不多,但在民族危机暴风雨将来临之际,他也无心计较以往的恩怨嫌隙。东北事变后,他在与人通信中,谴责“有此总司令、此副司令,欲奉、吉之不失,不能也”,还提起日相币原“口称孙总理本愿放弃东三省”之旧事。剧变以后,他的态度有所变化。对国民党内各派系之纷争,他能不计个人关系之疏近,谴责粤方挑动内斗为卖国贼。他说:“吾之于人,心无适莫,平日恶蒋殊胜,及外患猝起,则谓蒋之视粤,情罪犹有轻重,惜乎阎、冯不得闻吾言也。”即在最大几个军事集团中,他不顾以往鄙蒋最甚的个人义气,认为蒋之决不肯履行弃东三省,有为抗战长远规划的立场,远胜张、冯、阎、粤诸人。他在1932年初与熊希龄、马相伯等联名给国民政府诸要员通电,认为“国为四万万人民公器,国民党标榜党治,决非自甘亡国”,要求“捐除一切,立集首都,负起国防责任,联合全民总动员,收复失地,以延国命”。十九路军抗日战起,他更与诸名贤致电林森、蒋介石、汪精卫,主张实行全民总动员,支持沪上抗战,认为“当国者不力为后援,与共生死,而反以柔媚之术,与强敌为好言,岂徒自毁长城,亦悖乎国民心理矣”,要不然“众怒愤盈,无所宣泄,义旗所指,将在何人”,不免激起民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